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统计

  • 总访问量:人次
  • 当前在线:人次
  • 今日访问量:人次
  • 日均访问量:人次
  • 当前访问IP:
科研成果

陆韧:中国西部边疆安全与历代治理研究分论坛总结

publish time:2014-09-23 22:11| view by:2758 | publisher:root

2014年919-22,由中国地理学会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主办,中国西部边疆安全与发展协同创新中心、四川大学历史文化(旅游)学院承办的“历史地理学的继承与创新暨中国西部边疆安全与历代治理研究——2014年中国地理学会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学术研讨会”在成都举行。会议设有七个分论坛,第二论坛对中国西部边疆安全与历代治理问题进行了集中研讨。来自云南大学的陆韧教授代表分论坛在闭幕式上对该论坛进行了总结。

此次论坛以“中国西部边疆安全与历代治理研究”为主题,总体特点有三个:1.选题广泛;2.时代跨度较长;3.基本涵盖了我国西部边疆的重要问题。从选题来看,既有宏观探讨,也涉及国家安全的重要现实问题讨论,还涉及到历史、军事地理、历史边防地理、边疆治理经验总结、边疆历史地图和文献等多个问题。从时段来看,从秦汉到民国,再到新中国建立以后的问题都有涉及。从地域来看,对西部边疆问题的研究更加深入。18篇文章中有研究新疆问题3篇,西藏问题2篇,云南边疆问题4篇,广西边疆问题2篇,还有关于贵州、山西、甘肃、四川等民族地区历史地理问题的探讨。

论坛内容有六个亮点:

第一,体现了历史地理学者的国家情怀和对边疆治理的责任感。云南大学方铁教授将地缘政治理论引入我国历史时期的边疆治理研究,提出中央王朝与邻邦、边疆与周边国家、边疆地区的民族性地方性政权与中原王朝的关系都可以置于地缘政治视角下探讨。吉林大学郭锐教授的研究锁定中国西北边疆安全治理思想的演变与发展。他总结和梳理了新中国建立以来60余年,5代领导核心对新疆边疆的治理思想和措施,在此基础上对当前我们领导集体治理新疆的安全政策提出两个不能反复和两个切忌的观点,即我国对内和对外的边疆政策不能反复,切忌内政问题外部化和边疆问题民族化。

第二,深入探讨边疆民族地区历史地理的疑难问题。部分与会学者对新疆、西藏、贵州等地区的创见性研究,加强了长期以来历史地理研究较为薄弱的环节。西藏大学朱普选教授解析了元代青藏高原行政建制的特征及其层级关系,填补了以前对该问题仅在元代宣政院下简单论述的缺陷。西北民族大学朱悦梅教授的通过研究唐朝吐蕃安西四镇的军事征伐关系,特别是对几个重要进军路线的地名考证,对西藏的历史研究、吐蕃与唐朝西域及其南诏研究颇有启发。陕西师范大学李宗俊教授在对隋唐两代北部防务的变化及其背景的研究,提出隋朝7次修筑长城,隋炀帝5个行宫布局在边防,表明突厥势力兴起时隋朝边防态势有所加强,这对学界评价隋炀帝有启发意义。他同时也解析了为什么唐代没有修长城,原因在于羁縻州府作为防卫体系的出现起到了巩固边防的作用,这是对现有研究的一大深入。陕西师范大学聂顺新博士的“佛教官寺与唐代的边州治理”第一次提出来唐朝以宗教为工具对边疆治理的时候,官寺具有教化作用。

第三,填补边疆治理中特殊政区研究的空白。会议18篇论文中有8篇锁定行政区划问题,但是这些文章没有局限于以往正式政区格局框架,而是探讨了不同地理环境下的一些特殊政区。大理学院罗勇博士以明初滇西金齿军民指挥使司为研究对象,指出对这一军管政区在抵御麓川势力扩张侵略时的重要性。云南大学尤佳博士探讨了清代的厅制在西南边疆治理中的特殊作用。广西师范大学范玉春教授以明代府江流域的建制演变为题,特别指出府江流域由于瑶族的民族问题引发了府江流域建制多次调整,中央通过行政区划很好处理了这个地区的国家治理问题。贵州师范学院凌永忠博士对云南对讯督办研究填补了空白,从1885年初设处理中法中越关系的国防外交军事机构,在民国年间逐渐演化为政区。天水师范学院晏波博士通过研究陕西西吉县的回族教派与政区关系,指出民族宗教问题可能影响行政区划的设置,同时也是处理好民族宗教问题的因素之一,这是该领域研究的重大拓展。云南大学陆韧教授主要探讨了元代特殊地理环境下的蛮夷官制,将学界对行政区划的研究拓展到边疆特殊的民族宗教边防问题。

第四,大幅加强对满清和民国时期边疆问题的研究。会议有6篇论文涉及满清民国时期的问题,学者们认为满清民国的经验对现代边疆治理有重要借鉴意义。广西师范大学周长山教授对中法战争以后,蔡希邠绘制的《广西中越全界之图》进行研究,对边界现实勘界进行了总结。四川大学成佳博士介绍了华西边疆学会的英文刊物《华西边疆研究学会杂志》。从1922年到1946年,该刊物大概刊发300多篇文章,对学界研究华西边疆有重大帮助。咸阳师范学院王永飞博士研究了民国时期新疆地区整形区划演变与城镇变迁,把政区研究与历史城市地理结合起来,呈现了新疆民国时期城镇的历史发展。

第五,历史地理研究中青年学者的成长显著。会议中一些列新问题的研究是新起的青年学者进行的,他们敢于在前人研究较少的疑难的领域进行拓展。这一研究趋势受到与会学者们的特别肯定和鼓励。

第六,在重大疑难问题上进行深入有效的交流。暨南大学郭声波教授在讨论中多次进行精彩点评。云南大学陆韧教授将此次会议概括为“西部边疆全部涵盖,历代治理基本包含”,并希望这样一种研究态势继续发展下去。





 (陈超 供稿  罗江月 摄影)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