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统计

  • 总访问量:人次
  • 当前在线:人次
  • 今日访问量:人次
  • 日均访问量:人次
  • 当前访问IP:
新闻快讯

【教育导报】西部边疆安全与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探路高校改革

publish time:2014-09-26 15:57| view by:687 | publisher:root

西部边疆安全与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探路高校改革

                                 ——从“做学问” “做智库”


    人才引进打破传统“单位制”,实行“双聘制”,研究成果实行“双算制”;科学研究从现实问题入手,引导高校从“做学问”到“做智库”转变;人才培养打破学科设置,招收多学科交叉的“边疆学”方向研究生……

    近日,中国西部边疆安全与发展协同创新中心在成都召开研讨会,发布一系列关于边疆治理研究的成果,同时公布了中心在高校教育改革方面的一些探索, 一项项改革举措让人眼前一亮。

    2012 年,国家推行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即“2011计划”),深化高校的机制体制改革。在此背景下,四川大学牵头,联合国家民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云南大学、西藏大学、新疆大学等单位共同组建成立了这个中心,在人才培养、学科建设、科学研究等方面进行大胆的改革探索。

    “我们希望以协同创新中心为‘试验田’,为高校的综合改革探寻方向。” 四川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中国西部边疆安全与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主任罗中枢说。

    跨专业跨区域整合资源,构建科研大团队

    分散、封闭、低效,是当前高校科研的现状。如何突破高校内部以及与外部的机制体制壁垒,是提高科研实效的关键。为突破壁垒,中心走了两步“棋”,第一步是在高校和政府事务部门之间开启人才交流的“旋转门”。事务部门的人员能进入中心参与研究,高校的教师也能进入事务部门进行交流,把理论应用到实践中。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朱晓明,就是一位通过“旋转门”进入中心的人员。目前他兼职担任中心涉藏研究平台的主任。

    “这里最大的优势在于有学生,这有利于学术的传承和积累。”朱晓明说,自己从事涉藏实务工作和藏学研究工作近40年,由于忙于一线工作,没有时间系统地进行理论思考和梳理。进入协同创新中心之后,他把这些年来自己工作的内容进行深化,既是一种实践再认识,对自己而言也是一种提升。

虽然朱晓明只是兼职,但他常常好几个月都住在川大里面,一边搞研究,一边给学生开讲座,还组织一些研讨会,与中心的专家学者们共同探讨边疆问题。

    “只有打破传统的‘单位制’,构建科研大团队,才能形成合力。”罗中枢说, 第二步“棋”,是在协同单位之间打通“单位制”,实行“中心制”,中心对所有单位人员进行统筹服务,每个单位共同享有中心的专家资源,同时中心面向全国开放,通过相关审核实行“可进可出”。目前,中心已经汇聚跨区域、跨单位、跨学科的优秀人才130余人,其中有7位长江学者,30余位有影响的治藏、治疆、反恐专家和一批重大项目首席专家。

    实行“中心制”,云南大学副校长肖宪感触很深。肖宪说,最近中心正受国家发改委委托,研究中印缅孟经济走廊的相关问题。云南大学一直在东盟问题上有深入研究,而川大在中巴、中印关系研究上又有深厚的积淀。如此整合,对两所学校来说都是如虎添翼。

    实行“成果双算”,引导科研贴近现实

    在发挥高校“智库”作用方面,中心通过战略研究、政策建议、人才培养、 舆论宣传、公共外交等5个方面来实现。从2012年中心成立至今,已有64份决策咨询报告被采纳,其中9份获中央政治局常委批示,15份获中央政治局委员批示。

    陈超,是四川大学法学院 2011级博士研究生,中心成立以来他就加入到中心的活动中,在被采纳的报告中,他参与了好几份。但今年6月,他却因为差一篇学术论文而无法获得学位证。原因在于决策咨询报告还没有纳入学术委员会的评估范围,陈超要获得学位证必须按照相关规定在期刊发表学术论文。为了鼓励专家学者和优秀青年多做现实问题研究,中心在陈超未取得学位证的情况下,仍然聘用他为中心研究人员。

    学术评定多以论文为导向,但现实问题研究的成果尤其是一些决策咨询报告多不能公开发布。这是很多科研工作脱离现实的一个重要原因。现实中,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像陈超这样,得到 “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待遇。在这样的矛盾下, 如何激发科研人员聚焦现实问题研究?

    实行“成果双算”,同时增加决策咨询报告的考核权重,这是中心探索的解决方法。比如说,一位四川大学的教授在该中心参与研究,他关于现实问题的咨询报告可以在中心和学校得到同样的认可和同等的奖励。

    “现在很多高校的科研工作仅仅停留在发表论文的层次上,是为了评职晋级而‘做学问’。”罗中枢说,长期以来形成的学术科研考核制度很难打破,校内外同等的成果奖励,只是迈出的艰难第一步。但是他认为,不断探索的过程就是在创新。中心希望在不断的探索中,形成一个更加符合实际的发布和考核评估机制, 引导高校科研人员以解决现实的重大急需问题为导向,实现“做学问”向“做智库”转变。

    人才培养打破专业设置,实现 “按需生产”

    进入21世纪,国家对边疆治理专业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大,然而目前在高校的学科设置中,并没有“边疆学”。今年,中心启动了“研究生联合培养计划”, 招收了第一批边疆学研究方向的研究生。四川大学与云南大学、西藏大学联合招收5名“边疆学” 博士研究生,四川大学与协同单位联合招收12名“边疆学” 硕士研究生。

    这批研究生将实行联合培养的方式,各协同单位之间实行课程学分互认。中心已组建12个硕、博士导师组,支撑 “研究生联合培养计划” 。今年上半年,中心还实施了“青年学者进驻中心访学计划”,提供资金、住房和资料,在全国范围邀请4位青年学者,带课题驻中心研究1-3个月。

    “人才培养应该围绕现实转,而不是被固有的专业设置禁锢。”罗中枢介绍说,中心希望在人才培养方面实现“按需生产”,即以现实需要来引导学科建设。目前,中心已向教育部提出了“边疆学”学科建设的申请,已进入备案公示阶段。

    今年暑假,四川大学 2012 级社会工作本科生董方杰在为自己的研究项目 《新疆边境县 (团) 贫困现状与扶贫对策研究》 而忙碌。今年6月这个课题顺利通过中心“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申请,得以立项。

    “指导老师很专业很负责。” 董方杰说。关于研究方向的确定,导师耐心地和他讨论了3个多小时, 极大地激发了他的研究热情。他计划利用国庆假期, 前往新疆进行实地调研。他说,调研可以向中心申请支持,除了一定的经费支持, 还能帮助他与当地相关部门取得联系,保障调研顺利进行。

    据了解,“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启动于今年3月,是中心人才培养的触角在本科阶段的延伸。目前,有7位平台专家担任导师、24个项目获准立项。

 

(教育导报2014916日电 记者 倪秀)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民国时期的边疆与社会研究”研讨会在蓉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