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统计

  • 总访问量:人次
  • 当前在线:人次
  • 今日访问量:人次
  • 日均访问量:人次
  • 当前访问IP:
周边国家关系与区域合作

缅甸果敢冲突引发的思考

publish time:2015-04-05 00:53| view by:1764 | publisher:root

    2015年2月9日彭家声领导的果敢同盟军与缅甸政府军发生冲突后,引起国内学界网民的高度关注。网上的很多言论非常激进,如不少人宣传果敢的10多万果敢族就是中国的汉族,血浓于水,呼吁中国政府出面保护果敢的华人,甚至要求保护全球的华人。果敢同盟军领导人彭家声不仅发表了致世界华人书,他还把果敢比喻成缅甸的“克里米亚”,彭家声也发表致缅甸总统的公开信,要求拥有参加民族和谈的合法地位。3月13日,缅方炸弹落入我境内导致我方公民五死八伤,果敢冲突的性质发生了变化,不再仅仅是缅甸的内政,中国政府对缅甸提出了严正交涉。从近日情况看,缅甸空军虽暂停了在果敢地区靠近中缅边境空域的飞行,但缅甸陆军却加强了对果敢同盟军的地面进攻,果敢的战火还在熊熊燃烧。虽然果敢冲突将走向何处,缅甸正在进行的第七轮民族和解谈判能否取得突破性进展,都是国内民众高度关注的问题,但笔者更想谈谈作为近邻的中国应该如何对待果敢冲突。
    我们是否应该像对公民一样保护果敢华人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华人
    首先我们要对华人华侨的概念进行准确定位,华侨是生活在其他国家的中国公民,持中国护照;而华人生活在海外,有中华民族血统,但已加入他国国籍。由于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华人不等于中国公民。本国公民有难,主权国家采取什么行动都不为过,所以这次缅方炸弹炸死炸伤我公民之后,我国立刻在中缅边境部署部队,战斗机、直升机升空巡逻,防止缅方军机再次进入我境内投弹或扫射;与此同时,我国要求缅方赔礼道歉,并迅速查明真相,惩罚肇事者。这些措施并没有引起国际社会的反感,因为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遇到类似的情况,都是这么做的,谁都可以理解。我们也经常看到美国、英国为其公民在其他国家受刑遇险等问题进行交涉。不过,如果英国为一个移民美国并加入了美国国籍的英格兰人鸣冤叫屈,那就可笑了。换个角度说,不论是华人还是其他民族,随着他们加入其他国家的国籍,其国家认同就发生了变化。比如,骆家辉、赵小兰是华人,但他们是美国人。新加坡75%以上的公民是华人,但新加坡政府刻意把华人打造成“新加坡人”,并与对中国的认同彻底脱钩。奥巴马是黑人,但他不会为全世界的黑人振臂高呼;奥巴马曾在印尼生活过,他也不会为了印尼的利益而损害美国的利益。因此,把血缘凌驾于现代意义的国家公民身份之上,是不合适的。
再来看缅甸,果敢族是英国殖民者统治缅甸时给予的称呼,缅甸独立后接受了这一遗产,果敢族是缅甸合法的135个民族之一。由于果敢地区长期战乱,多数的果敢人并没有取得缅甸的公民身份证,这是缅甸民族国家构建进程中的失误和败笔。没有能让缅甸各少数民族尽快从民族认同发展到国家认同,是缅甸民族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的重要原因。果敢地区的用电来自中国,手机信号、网络以及固定电话服务都由中国公司提供,但这些都不能成为我们把果敢人视为中国公民的理由。如果果敢人遭到了各种不公平的待遇,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可以从人道主义的角度进行劝说、协调和救助,但不能把果敢人作为本国公民来保护。
果敢冲突发生后,有人打着维护华人华侨权益的旗号,要求中国强力干预。但实际上果敢冲突的发生以及这些言论的泛滥,更不利于缅甸华人在当地社会的生存和发展。不仅果敢华人再次遭到了重创,生活在仰光、曼德勒、密支那、东枝等地的200多万华人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处境都会更加艰难。如果处理不慎,在缅甸今年大选选情紧张的时候,缅甸发生排华事件的可能性都不能排除。
     目前我们正在推进“一带一路”的实施,沿线的一些国家对我国的意图疑虑颇多,华人问题就是一个迫切需要明确的问题。不仅是我们的周边国家,也包括西方国家,都担心生活在其国土上的华人过多地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服务。如果我们因为果敢人是汉族,与我们同根同族,就要用强硬手段保护他们,这无疑将加剧周边国家对我们的猜疑和嫉恨。换句话说,在“一带一路”的实施过程中,我们要充分发挥华人的积极作用,同时也要避免牵扯到华人的国家认同问题。
     我们是否应该把果敢以及认为失去的领土都收回来
     在1886年英国人统治全缅甸之前,中缅之间没有明确的边境。英国人吞并缅甸之后,利用其军事优势,通过威逼利诱等方式,使中国在划界中损失惨重,其中就包括果敢地区的丧失。1897年《中英续议缅甸条约》签署后,果敢被划入英属印度的范围。1947年2月,果敢土司杨振材出席了彬龙会议,并代表果敢签署了《彬龙协议》,同意果敢与英属缅甸的其他各部分共同组建独立的缅甸联邦。1960年中缅签署边界条约时,果敢的归属权没有发生变更。从朴素的民族感情出发,我个人也有看法,但无论如何,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签署的条约,不能自我否定。尤其是果敢的主权归属问题与南海问题不一样,两者不可混为一谈。总之,我们还要增强国际法的观念,不能因为实力强了就想反悔,否则会导致中缅关系出现历史性的倒退。不仅如此,还会产生外溢效应,包括缅甸在内的更多周边国家可能都不会与我们合作开展互联互通。
     中国崛起的路径该如何选择
     对果敢事件的处理,也折射出我们今后应该如何选择崛起的路径。
     我们要客观看待外部风险。当前中国的地缘政治环境确实面临诸多挑战,但是,不论是美国、日本还是印度,都没有意愿和决心与中国发生直接的武装冲突,更没有武力进攻中国的动力和必要性。这些国家目前主要的做法就是利用国际制度(包括政治上的联合国,经济上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乃至联合国海洋法等)和它们的体制优势(软实力、非政府组织等)来给中国制造麻烦(包括挑动周边国家与我对抗),削弱我的战略定力,延缓我的崛起。而我们现在的很多书和文章严重夸大了外部威胁。当然,如果我们内部不稳定,出现社会动荡,那美日趁机踩我们一脚是完全可能的。
     我们要正确看待自己的实力。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发展成就无疑是巨大的,但无论是横向还是纵向比较,我们还没有完成崛起。从纵向看,目前肯定不是历史上最强盛的时期,所以才有两个一百年的中国梦。横向的角度与20世纪70年代的苏联相比,我们差距更大。当时全球有30多个国家自觉自愿走社会主义道路,我们现在推广的中国模式的影响力很难与之相比。从军事硬实力来看,当时的苏联在很多方面超过了美国,而我们现在在主要军事领域仍落后美国20~30年。从政治和军事盟友来看,当时的苏联成立了以它为首的华约,完全可以与美国为首的北约对抗。从经济实力和经济独立性来看,当时的苏联同样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且成立了以它为首的经互会,完全可以独立于西方市场而生存。而我们虽然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经济结构和质量尚有待提升,创新能力不强,并且严重依赖西方市场。正确认识自己的实力是采取正确的外交应对的基础。
     我们要找准今后崛起的路径。大国的崛起包括经济、政治、军事和道德等四个层面,我们现在勉强可以说经济崛起了,下一步优先解决什么问题至关重要。很多人可能都选择政治或军事,这恰恰是步骤的错误。但是国内不少人已经在鼓吹中国外交要同全球老大美国争锋,要和日本、印度、欧盟争高低,要对一些小国强硬,大国优越感和“恩主意识”越来越强烈。中国当下最容易犯两个错误,一是过于乐观,过高估计了自己的实力,恣意妄为;二是过低估计了自己的实力,无所作为。笔者认为,对目前的中国而言,道德崛起与立威同等重要,只是这个度很难把握。中国的“一带一路”要顺利推进,软实力建设必须先行,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不能让沿线国家理解和接受我们的这个倡议,“一带一路”很可能半途而废。
     大选前躁动的缅甸
     缅甸第二届大选将于今年10月底、11月初进行,自去年10月底缅甸选举委员会宣布这一决定后,缅甸各派政治力量就进入了躁动期,眼下国内的政治斗争日趋白热化。
围绕大选的斗争进入了新阶段。截至目前,已有71个政党决定参加大选,比2010年时的37个增加了差不多一倍。估计在选前还有一批政党的注册申请将得到批准。关于大选,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有两个,一是哪个政党将获得最多的议席,二是谁将成为缅甸下一任总统。关于前者,民盟的可能性最大,但能否过半数,还存在变数。关于后者,现任议长兼巩发党主席吴瑞曼已宣布将参加角逐;现任总统吴登盛尚未做最后的决定,但强调只要人民需要,他愿意参选;现任三军总司令敏昂莱大将由于临近最高服役年限,也有意脱下军装参选;而民望最高的民盟领导人昂山素季现在看来却希望渺茫了,一是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不再把昂山素季当选总统作为对缅政策的唯一目标,二是由于修宪的程序问题,从时间上来看,昂山素季试图通过修宪获得竞选总统的资格已经来不及了。
     缅甸社会进入了动荡期。大学生的街头抗议和此起彼伏的工人罢工冲击着缅甸社会的稳定。在1988~2010年间,为了阻止学生参与政治,缅甸的大学数度关闭,高等教育基本陷于停滞。从2012年开始,仰光大学等高校恢复招收本科生,校园再度呈现出活力。但由于对议会拟通过的《高等教育法》的诸多限制条款不满,曼德勒等地的学生从年初开始走上街头抗议,并逐步升级,不少学生向仰光进发。警察则在仰光主要路口设卡堵截,还逮捕了数百名学生。学生们与缅政府之间的这场抗争最终如何了结,还有待观察。近来,仰光的数千名工人也举行罢工,要求增加工资,警方干预后双方发生冲突,导致双方都有人员受伤。政府威胁将进行进一步干预。
     政府军与民族地方武装之间的冲突愈演愈烈。吴登盛政府上台后一直把实现民族和解作为其任期内的重大施政目标,但一方面民族和谈不断推进,另一方面武装冲突又此起彼伏。今年1月以来,缅政府军首先与克钦独立军在克钦邦帕敢等地发生冲突。让人困惑的是,冲突过后,克钦独立军领导人与缅甸政府以及军队的领导人又相见甚欢。从2月9日开始,冲突的热点转移到了果敢地区。与此前不同的是,政府军对果敢同盟军的打击得到了缅甸国内民众以及舆论的支持,因此,政府军试图尽快彻底消灭果敢同盟军。正是出于这样的目的,缅甸政府频繁出动空军对果敢同盟军进行空袭,甚至发生了导致中国公民五死八伤的严重事件。吊诡的是,彭家声率领的果敢同盟军与缅政府军仍在激战,但其他民族地方武装与政府的第七轮和谈却在仰光如火如荼地进行,参会代表们谈笑风生,全无严肃紧张的气氛。果敢同盟军的诉求其实很简单:像克钦独立军一样合法参加全国和平进程。但各方分析人士认为,难度很大。
(陈  阳)

本文刊登在《世界知识》2015年第7期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