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统计

  • 总访问量:798545人次
  • 当前在线:13人次
  • 今日访问量:40人次
  • 日均访问量:657人次
  • 当前访问IP:54.162.166.214
新闻快讯

沈卫荣教授做客第54期“西部边疆论坛”

发布时间:2017-09-09 19:56| 浏览次数:227 | 发布人:root

2017年94日下午,中国西部边疆安全与发展协同创新中心邀请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沈卫荣教授做客第54期“西部边疆论坛”,以我看新清史的热闹和门道——略议‘新清史’语境中的中国、内亚、菩萨皇帝和满文文献”为题,在四川大学文科楼会议室200为师生作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四川大学西部边疆研究中心主任、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罗中枢教授主持,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四川大学博物馆馆长、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所长霍巍教授担任评议。讲座吸引了四川大学以外的西南民族大学、西南财经大学、西南交通大学等众多外校师生及社会人士到场聆听,全场爆满,不少师生席地而坐。

 

主讲嘉宾沈卫荣教授

 

主持人罗中枢教授

沈卫荣教授在讲座中,围绕“新清史”是什么、新清史引起争议的焦点、我们如何认识新清史等问题进行了系统深入的阐述。他认为,与传统清史研究对清朝如何汉化以统治“基于中国的清帝国”的历史研究相比,“新清史”研究者对清帝国之内亚特性的研究和发掘似乎还远远不够,以至于还无法确切地说明他们所强调的内亚特性究竟指的是什么。沈教授还指出,西方凭借着长期以来的学术优势,在中国研究领域也产生了一套强有力的学术话语体系,并进而形成话语霸权。然而,时代不同了,在仰视西方星空的同时,我们至少已经无法容忍继续处于被代言的状态,我们迫切需要夺取属于我们自己的“话语权”,需要西方人静下来听听我们自己对自己的表述。今日之中国学界非常渴望能尽快地与西方进行学术上的国际接轨,但是如何来实现这种接轨,则颇费思量,至今似也无十分成功的先例,我们或可以从这场关于“新清史”的讨论中吸取具有启发意义的经验和教训。清史研究不管新旧,都必须在充分利用汉文文献的同时,还能尽可能多地发掘和利用满文、蒙文、藏文和伊斯兰民族语文文献,以拓展我们的学术领域和研究视野,对涵盖中原和内亚的清代中国历史进行更深入、更广泛的研究,并对清代历史于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上的特别的和重要的意义做出新的、更有启发意义的诠释,最终发展出属于我们自己的、崭新的清史研究。

  

讲座现场

  

评议人霍巍教授

霍巍教授在对讲座进行评议时,感谢沈教授给大家带来这场画龙点睛式的关于新清史的精彩阐释。霍教授说,沈教授给大家吹进一股学术新风,他带来的选题对于我们了解新清史,甚至包括新元史,以及现在我们跟政治话语密切相关联的东西方的学术话语权争夺,都具有重要意义。沈教授举的好几个例子都涉及到西藏,涉及到清代的西藏跟清代的中央王朝之间的关系,这里面西方的话语体系是在怎么解构这些问题的,而事实上又是怎么回事。具体的个案研究,比如涉及到西藏,涉及到西藏宗教、西藏地方政府、政教合一的体系以及噶厦政府与中央王朝的体系等的个案是多维度展开的。如果要把这些构入新清史当中的一个部分的话,还需要做很多非常缜密的规范的学术研究。实际上,在这个方面,中国学者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沈教授就是其一。霍教授指出,今天的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今天的中国与历史的中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今天的中国不可能脱离历史的中国而形成,但是我们也得清醒地认识到,今天的中国也不等于、简单地划同于历史上任何所谓的朝代或所谓的中国。这个过程非常复杂,这当中政治的、文化的、血统的各个因素交织在一起,才形成现在的中国。所以任何学术讨论不会影响今天的、现代的中国,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主权,在政治上、版图上、文化上、经济上等已经具有的这样一种大国气象。沈教授带给大家的这个讲座非常丰富,不仅是就新清史说新清史,他对中国未来学术发展有一个非常好的蓝图勾勒。

 

大会互动环节

霍教授评议完毕,讲座进入自由提问环节。来自川大历史文化学院、西部边疆中心等师生相继踊跃发言和互动交流。

 

罗中枢教授为沈卫荣教授颁发聘书

最后,罗中枢教授授予沈教授中国西部边疆中心华西边疆现当代史料整理项目的聘书。本次讲座还吸引了社会媒体的关注,讲座内容以《沈卫荣看“新清史”的热闹和门道》分五天在《澎湃新闻·上海书评》同步连载。

 供稿 杨天雪  摄影 黄玉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民国时期的边疆与社会研究”研讨会在蓉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