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统计

  • 总访问量:816632人次
  • 当前在线:14人次
  • 今日访问量:9人次
  • 日均访问量:661人次
  • 当前访问IP:54.227.127.109
新闻快讯

郝时远研究员做客第55期“西部边疆论坛”

发布时间:2017-09-25 09:14| 浏览次数:243 | 发布人:root

2017年921日下午,中国西部边疆安全与发展协同创新中心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郝时远研究员做客第55期“西部边疆论坛”,以“2014:民族问题的世界变局与中国抉择”为题,在四川大学文科楼会议室200为师生作了一场精彩纷呈的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四川大学西部边疆研究中心主任、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罗中枢教授主持,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副所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石硕教授担任评议。来自四川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院校的师生前来聆听,全场座无虚席。

主讲嘉宾郝时远研究员

主持人罗中枢教授

在讲座中,郝时远研究员以2014年世界范围的广义民族问题为节点,系统而深入地阐述了2014年世界范围广义民族问题的“大事件”和2014年中国民族事务领域的“大事件”,分析了这些“大事件”的前因后果。郝时远研究员认为,当代世界民族问题的凸显,源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苏联的“新思维改革”的失败,苏联解体掀起了冷战结束后的民族主义浪潮。在这一背景下,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势力推动全球性的“民主化浪潮”,这股“西方民主”殖民主义在四处出击的同时也遭受了越来越强烈的“反弹”和“后坐力”。2014年发生的克里米亚公投入俄、乌克兰内战、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宣布独立公投、世界恐怖主义极端组织“伊斯兰哈里发国”(ISIS)宣布成立、美国弗格森小镇种族冲突事件、苏格兰公投等一系列事件都是冷战结束后“西方民主”殖民主义浪潮下的连锁反应。“美西效应“在资本主义世界的蔓延不断引发新的世界范围内的民族问题,美国的“多元文化主义”政治正确受到严重挑战,西方谋求全球一统的西式民主严重受挫,西方国家面临内政与外交的困局。2014年中国民族事务领域也发生了一些“大事件”,中共中央举行了中央民族工作会议暨国务院第六次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明确提出了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这一道路在世界上范围内是有先进性的。郝时远研究员认为,西方国家的民族政策并不像他们自己说的那么好,他们在解决民族问题上也没有什么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历史是现实的根源,任何一个国家的今天都来自昨天。只有了解一个国家从哪里来,才能弄懂这个国家今天怎么会是这样而不是那样,也才能搞清楚这个国家未来会往哪里去和不会往哪里去。中国“许多问题的产生,不是因为没有政策,而是因为有政策不落实。”中国对外倡导包容发展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愿景,取决于国内尊重差异、缩小差距、构建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的实践成效。

评议人石硕教授

讲座完毕之后,由石硕教授进行评议。石教授说,郝老师的讲座令人茅塞顿开,他选择2014年这个时间点在给大家讲历史,世界正在经历一个变局,中国在这个变局中做出了自己的重要决策。郝老师把中国的民族问题放在世界格局来看它的变化,用很多例子告诉大家,国家、民族、语言、宗教等因素永远纠缠在一起。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西方在这个层面正面临很大的挑战,也在开始寻求变通。正如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里提出,冷战结束后是文明的冲突,当今世界格局正在走向这个预言。2008年以后中国频繁发生一些民族问题,民族学界也曾面临困惑。过去搞民族学的学者只看内,不看外,很难有把中国民族问题放在全球格局考虑的大视野。郝老师从世界变局重新审视中国民族问题,其眼光、视野、见解都是高屋建瓴的。

讲座现场

罗中枢教授对此次讲座作了总结。罗教授感谢郝老师给大家带来这场精彩纷呈的学术报告。他说,民族问题十分重要,与当今国际国内一系列问题都相关联。郝老师在两个多小时的报告中娓娓道来,谈国家,谈民族,谈历史和现实,其开阔的视野和深厚的学术底蕴令人敬佩。郝老师在时间上从古代到现代,在空间上从中国到美国、欧洲和全世界,在学科上从历史、政治、国际关系到边疆学等,以宽广的视野聚焦到2014年国际国内发生的一系列民族问题,既见森林,又见树木,既是从民族问题来看世界变局,也是从世界的视野来聚焦民族问题。郝老师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观念、方法来探讨民族问题,通过几千年的中国历史说明了我们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和民族——我们的国家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我们的民族是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郝老师的讲座给大家带来了学术上的启发,同时也是一次深刻的思想政治教育。正如郝老师所言,我们应当共同努力,携手构建中华民族共同的精神家园,构建中华民族共享的物质田园。

最后,罗中枢教授感谢郝时远研究员作为四川大学中国西部边疆中心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为中心的创立和发展作出的贡献,此次讲座圆满结束。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民国时期的边疆与社会研究”研讨会在蓉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