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统计

  • 总访问量:人次
  • 当前在线:人次
  • 今日访问量:人次
  • 日均访问量:人次
  • 当前访问IP:
新闻快讯

印度殖民地时期的艺术与民族主义——牛津大学Partha Mitter研究员做客西部边疆论坛(上)

publish time:2017-12-15 21:35| view by:772 | publisher:root

2017年1211日,牛津大学沃尔夫森学院研究员、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研究员帕沙·米德(Partha Mitter)应邀作客西部边疆论坛,在四川大学望江校区文科楼200会议室以“印度殖民地时期(1850-1922)的艺术与民族主义”为题作了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四川大学西部边疆研究中心主任、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罗中枢教授主持。牛津大学中国学研究中心聂洪萍研究员,四川大学社会发展与西部开发研究院副院长、西部边疆中心副秘书长王卓教授,中心杨海生教授和部分专职科研人员参加了讲座。来自四川大学西部边疆中心、文新学院、南亚研究所等院系的六十余名硕博士生均前来聆听。

在本次讲座中,米德研究员展示了1850年至1922年印度殖民地时期的22组艺术画作,通过画作间的对比等多种形式生动地向大家阐述了西方学术艺术如何引入到印度,以及后期如何受到印度国家民族主义者的抵抗。

首先,米德研究员讲述了1850年开始的印度艺术运动。这一时期,英国统治者主要通过在印度开办艺术学校和艺术社团的方式把西方的自然主义艺术引入并影响印度。该时期英国殖民者既想让印度人学习西方艺术,同时又欣赏印度艺术,是故印度艺术在此矛盾背景中和西方艺术得到了相互交融。在这场艺术革命中,产生了杰出的学术派艺术倡导者——拉维瓦尔马(1848-1906),其神话主题的画作广为流传,本人也成为世人膜拜的对象。

接着,米德研究员进一步阐释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印度兴起的艺术民族主义运动及其变迁。该时期广泛存在的对维多利亚艺术的批评之声,机械生产的进步和印刷品的传播、印度的现代认同等多元素促成了印度民族主义的兴起。此前时期的拉维瓦尔马的作品被认为是殖民时期的产物,遭到泰戈尔为主导的新一代民族主义艺术家的排斥。泰戈尔回归到殖民之前的印度视觉语言,特别是印度的微型绘画。泰戈尔等民族主义艺术家进一步寻求东方国家间艺术的融合,其与日本艺术评论家Okakura和他的学生一起创造了泛亚洲东方艺术,即区域性反西方现代主义,使民族主义呈现新的风格。帕沙·米德教授通过对1850年至1922年间22组印度现代艺术画作的对比分析阐释,向我们展示了这一时期印度对西方艺术由钦佩到抵制西方民族主义艺术的两面性。

在提问阶段中,王卓教授就19世纪中期印度的工匠和手工艺人所处社会阶层地位、他们如何能够维持自己的民族主义及那些抵抗维多利亚进入的民族主义者所处的社会阶层等相关方面提出疑问;李静玮助理研究员就地区差异问题和后殖民主义的概念等提出疑问;杨海生教授就印度艺术对底层民众的影响提出疑问;罗中枢教授就印度的统一和英国的殖民的关系提出疑问。现场互动热烈,米德研究员对现场提问一一做出了回应。

最后,罗中枢教授对本次讲座进行了总结。他认为,米德研究员从艺术的角度探讨了19世纪到20世纪的现代主义、西方化和民族主义双向互动的关系,讲座十分具有艺术感和思想性。表面上主要讨论的是艺术和绘画,实质上讲述了艺术背后的文明、民主和统一、全球化和本土化、历史和现代的相关问题。讲座打开了心灵鉴赏之窗,具有精神美的享受。同时罗中枢教授还指出历史可以影响现当代和当代,并在当代得到借鉴,如何增强民族国家的民族自信,如何促进西方文化和本国文化朝着交流的方向发展,如何探讨文化、学术交流等背后的中华民族的认同感,都是新时代需要思考和探讨的问题。罗中枢教授还特别强调当今中国“一带一路”建设中,不仅需要关注经济的援助和支持,还应当关注如何从价值追求、人心的沟通去营造和谐的世界,建构人类命运的共同体。


帕沙·米德研究员作讲座


罗中枢教授主持


讲座现场


现场互动

印度殖民地时期(1850-1922)的代表性艺术作品

撰稿:李莎莎、喻桂芬   摄影:罗江月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民国时期的边疆与社会研究”研讨会在蓉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