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统计

  • 总访问量:877219人次
  • 当前在线:8人次
  • 今日访问量:90人次
  • 日均访问量:669人次
  • 当前访问IP:54.167.29.208
新闻快讯

关公崇拜与口头文化——牛津大学Barend J.ter Haar教授做客西部边疆论坛(上)

发布时间:2017-12-19 14:22| 浏览次数:162 | 发布人:root

2017年12月18日下午,牛津大学第九任汉学讲席教授、牛津大学中国学院任院长Barend J.ter Haar(田海)教授应邀做客西部边疆论坛,在四川大学望江校区文科楼200会议室作了题为“关公崇拜和口头文化”的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四川大学西部边疆中心主任、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罗中枢教授主持。四川大学社会发展与西部开发研究院副院长、西部边疆中心副秘书长王卓教授,牛津大学中国研究中心聂洪萍研究员,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徐君教授,以及来自校内外的近百名师生参加了此次讲座。

田海教授首先详细梳理并评述了关于关公崇拜的研究成果,认为日本的井上以智为(1941)的研究从佛教来源讲述关公崇拜,史料控制不理想;大塚秀高(1990)的研究侧重从文学的角度探寻关公崇拜,资料分析比较可靠。欧洲的德国学者的研究主要依靠井上的假设与圣徒伟提供的资料,历史分析很不完整;杜赞奇重点探究关公崇拜的阶层性,其研究主要依靠前辈提供的事实并基于此进行分析,提出了新的概念。中国的胡小伟的研究资料丰富,但是逻辑性欠佳;洪书苓的研究以关公传说为中心,资料丰富,分析也比较周到,其他学者着重关注关帝的某些具体方面,例如信仰、善书的研究。

在分析、评述前人研究成果基础上,田海教授进一步讲述了他研究关公崇拜的缘由。他认为,之前的关公崇拜研究均基于两个基本假设,一是认为关公崇拜与佛教有关,或佛教是其来源;二是文学历史作品影响了关公崇拜的产生。田海教授通过翔实的调查统计资料、例证及严谨的逻辑推测,向大家展示以上假设的不可靠,例如有佛教影响的玉泉寺,其关公崇拜如何被传播到各地的,这是无法被解释的;大多数文盲的崇拜者怎样受到文献的影响,对文学历史作品对关公崇拜的影响提出了挑战。田海教授还强调,佛教对于关公崇拜的传播贡献很有限,文献对关公崇拜的直接影响也不大。

田海教授在论证以上假设不成立的基础上,通过对比的方式和统计资料、地方故事等相关材料进一步证明了关公崇拜是口头文化的结果。其认为崇拜关公是身体的经验,并指出历史与口头文化、关公崇拜的相互关系即历史本身就是口头的东西,历史资料大多数有口头的来源,文献的关公形象是口头文化的产物。文字的意义当然不可否定,但口头文化更有影响力,田海教授强调,我们更应该从口头文化去看中国传统社会。

随后,在提问交流环节,大家踊跃参与提问和探讨。王卓教授对从学术研究的立场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她认为,在学术研究中,选择看官方的历史资料还是民间的资料,可能更多是取决于研究者的实际需要。来自西部边疆中心的助理研究员李静玮博士就当今社会上不同层次的人对关公崇拜这一现象的形成历史向田海教授提出疑问,四川大学宗教所、西部边疆中心的博士生还就关公崇拜与皇权的关系、南北天气差异对寺庙存在的影响等方面提出疑问。田海教授针对每个问题均进行了详细地回答和交流。

讲座最后,罗中枢教授对讲座内容进行了总结和评述。他认为,关公崇拜其实反映了深层社会心理和价值追求。田海教授以关公崇拜为例,对中国民间崇拜现象及其形成原因进行了深入探讨,强调梳理那些看不见的历史、把握历史的脉络。田海教授用口述史和逻辑推理研究宗教性现象,说明了关公崇拜的民间信仰,阐释了民间大众和社会精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罗中枢教授指出,田海教授用汉语在四川大学做报告,十分难得,其研究宗教崇拜现象的严谨学术态度和方法令人钦佩,他选题、确定研究视角以及论证观点的方法也值得学习。

田海教授作讲座

罗中枢教授作主持

讲座现场

(撰稿:李莎莎  摄影:罗江月、林鑫)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民国时期的边疆与社会研究”研讨会在蓉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