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统计

  • 总访问量:877215人次
  • 当前在线:8人次
  • 今日访问量:86人次
  • 日均访问量:669人次
  • 当前访问IP:54.167.29.208
新闻快讯

从地方信仰看中国传统社会——牛津大学BarendJ.terHaar教授做客西部边疆论坛(下)

发布时间:2017-12-25 09:48| 浏览次数:192 | 发布人:root

2017年12月19日,牛津大学中国学院院长、牛津大学第九任汉学讲席教授BarendJ.terHaar(田海)应邀在四川大学望江校区文科楼200会议室作了一场精彩的学术讲座。讲座主题为“从地方信仰看中国传统社会”。本次讲座由四川大学西部边疆中心主任、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罗中枢教授主持。四川大学宗教所所长盖建民教授,社会发展与西部开发研究院副院长、西部边疆中心副秘书长王卓教授,牛津大学中国研究中心聂洪萍研究员,四川大学宗教所所长盖建民教授,中国藏学研究所徐君教授,及西部边疆中心、宗教研究所、公共管理学院等以及校内外众多师生参加了此次讲座。

田海教授首先对“地方信仰”的概念及其使用方法论进行了简要概述。田海教授认为,中国传统社会的世界观与宗教密切相关,两者不可分割。他通过精英所著的地方志、口述史、志怪小说、石碑文等文献史料进行地方信仰研究,并特别关注了社会现象中存在的性别、地域、教育、工作背景等方面的差异性。

其次,田海教授阐述了神与地方认同的关系,认为没有神就没有地方。宗教性文化既创造了又表达了地方的共同认同。祭祀是中国传统社会团体形成的核心,一起拜佛、吃饭、喝醉会让行为人产生一种共同感,从而帮助社会团结起来。随着社会复杂程度的增加,地方社会的宗教组织得以产生。

最后,田海教授展示了精神世界的相关内容。他认为,神是人的“精神世界”,宗教文化和信仰文化是人们对付世界各种困难的方式,也是解释人的不公平遭遇的方式。滛祠(对行为不正常神的崇拜)向我们提供了一种解释地方社会的模式。例如通过五通崇拜可以看到宋到清朝时期南方人对市场不稳定的态度,宗教文化/信仰文化成为解释人的不公平遭遇、使其合法化的一种方式。忽略地方信仰和宗教文化,就是忽略地方社会的重要方面。

在提问环节,王卓教授就是否神的层次越高,对社会的整合能力越强提出疑问;盖建民教授就神的层次问题提出自己的见解,指出了精英社会与民众对道教的理解差异和学界研究重精英道教、轻民间道教的事实;罗嘉陵教授就田海教授与王斯福教授等研究的相似和不同之处提出疑问。在场师生还围绕着如何理解杨庆堃的“制度性宗教”和“弥漫性宗教”解释框架,如何看待唐宋至清代地方信仰与地方社会的关系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差异,如何解读关帝信仰背后的逻辑、南北方地方信仰之间的关系,是否可在地方性之上提炼出中国传统社会的共性,等等问题进行了提问。田海教授对此一一作出回应,与师生进行了互动探讨,讲座现场学术氛围热烈。

讲座最后,罗中枢教授对本次讲座进行了点评和总结。他认为,田海教授以小见大、见微知著,通过地方信仰去透视中国传统社会,包括透视传统的中国人、中国社会和中国的精神世界。对于什么叫“地方”,或者说“地方”意味着什么,田海教授认为,地方不只是一般老百姓。地方与神有密切关系,田海教授向我们展示了社会塑造神的过程,以及民间大众、社会精英、民间故事传言、仪式过程等在其中扮演的重要作用。地方社会不能代表整个国家,然而研究地方文化、地方信仰、民间故事、口头文化,对于了解、理解和诠释传统中国传统社会是十分重要的,忽略这种地方文化和地方信仰,会使我们忽略很多人的心理、心态,从而误会他们的精神世界。

田海教授作讲座

罗中枢教授作主持

讲座现场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民国时期的边疆与社会研究”研讨会在蓉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