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统计

  • 总访问量:1176765人次
  • 当前在线:19人次
  • 今日访问量:20人次
  • 日均访问量:729人次
  • 当前访问IP:54.167.15.6
学术交流

谢贵平:印太战略对中国的威胁及其应对思考

发布时间:2018-09-16 10:24| 浏览次数:291 | 发布人:root

印太战略对中国的威胁及其应对思考


摘要: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是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延伸与深化,是“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扩大和升级。它把中国作为“假象敌人”和主要竞争对手,并采取了系列举措对中国在政治、军事、经贸、安全与外交等领域进行全方位围堵,希图挤压中国在印太地区的发展空间,遏制中国崛起,维护美国霸权利益,严重威胁中国国家安全。尽管未来美国“印太”战略会随着国际形势的发展变化而可能有诸多不确定因素,但是新形势下,中国需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和前瞻性规划,积极应对,全面维护中国国家安全,才能推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关键词:中美关系;“印太”战略;中国国家安全

文章来源:《学术前沿》2018年8月上(总第151期)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重大项目“环孟加拉湾沿岸国家安全格局对我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影响研究”(17ZDA045)、国家社科项目“构建印度洋出海大通道战略支点视角下中缅中巴能源通道研究”(15BGJ047)的阶段性成果,并受到四川大学一流学科“区域历史与边疆学学科群”资助。

作者简介:谢贵平(1972-),安徽无为人,男,汉族,历史学硕士,管理学博士,四川大学中国西部边疆安全与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教授,主要从事边疆非传统安全与中国近现代史研究。



2017年12月8日,特朗普政府在对全球范围内美国面临的安全形势作了全面研判和评估的基础上,正式将“印太”[1]纳入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范畴,指责中国是改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与西方秩序的“修正主义国家”、“战略竞争者”、“经济侵略者”。之后,采取了系列措施,对中国进行战略围堵。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其实是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延伸与深化,是“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扩大和升级,是针对中国更大范围、更强实力的战略围堵和遏制。[2]企图在政治上围堵、军事上遏制、经济上拖垮、安全上防范、科技上压倒中国,并在国际社会孤立中国,以激化中国国内矛盾,引爆危机,削弱和分化中国,阻止中国成为美国的对手和挑战者,严重威胁到中国的国家安全。尽管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未来走向也可能有诸多不确定因素,但是,中国需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和前瞻性规划,以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指导,统筹两洋,兼顾海陆,从更广阔的时空建构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家安全战略,积极应对,全面维护中国的国家安全。

一、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

2017年年底,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了其任内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对美国在全球范围内面临的安全形势作了全面的研判和评估,提出了矛头直指中国的“印太”战略,以围堵中国崛起。

(一)特朗普政府《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对全球安全形势的研判

一是美国全球领导地位面临严峻挑战。美国认为,世界力量对比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其领导权已经受到中国和俄罗斯的严峻挑战,两国大力发展军事力量,正试图塑造一个与美国价值观和利益对立的世界,中俄在发展中国家的投资,尤其是中国的国际经济野心,挑战了美国的权力、利益、影响和竞争优势,削弱了美国的安全和繁荣。

二是互联世界和全球化给美国带来诸多安全威胁。报告认为,中国和俄罗斯开始在区域和全球范围内重振其影响力,挑战美国的贸易自由行动和地缘政治优势,并试图改变国际秩序。跨国移民、跨国犯罪组织尤其是国际恐怖组织,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与社会稳定。一个拥核的朝鲜可能造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印太甚至更广大的区域扩散。[3]

三是美国经济安全面临威胁。报告显示,美国经济持续衰退,美国的繁荣与安全受到了他国经济竞争的严峻挑战,已经严重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美国的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4]“首先要在国内创造财富和保障权益”[5]。在知识产权、经济贸易、农业、文化、劳务和环境中坚持高标准,以保护美国的国家利益。

四是美国外交政策和对华政策并没有实现预期目标。美国认为,自1990年以来,美国对非西方大国包括对中国在经济上开放国际市场和推行全球贸易,在思想意识形态倡导自由化,希图借此通过“和平演变”瓦解敌对国的目标并没有实现,特别是对中国的崛起和中国走自己的道路非常失望。美国一度支持中国崛起并将其融入战后国际秩序使中国自由化,但中国财富急剧增长,充满“国际野心”,超越了美国的预期。[6]

基于上述研判和评估,美国提出了“印太”战略,强调“美国优先”、“美国第一”和维护美国的核心利益,把别国对安全和发展的追求理解为对本国安全的威胁,明确宣示世界重回大国竞争状态:“国家之间的战略竞争而非反恐,将是现阶段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关注”。[7]并指出,美国在未来的区域战略规划中将优先考虑印-太地区,强调要统筹谋划南亚和中亚,强化与印度的战略和防御合作伙伴关系,支持印度在印度洋和更广泛地区安全事务的领导作用,扶持印度对抗中国,同时寻求加强与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的四边合作。

(二)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背景、目标与举措

1.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背景

一是“印太”地区战略重要性日益凸显。“从印度洋西海岸至美国西海岸的广大区域是一个世界上人口最多和经济最有活力的地区”[8]。“太平洋与印度洋的交汇成为大亚洲地区自由繁荣之海的联轴器”[9]。印度洋上的霍尔木兹海峡、曼德海峡、马六甲海峡是全球能源运输的“咽喉通道”和“战略生命线”。全球1/3的大宗商品和约2/3的海运石油经过印度洋。[10]商业贸易的90%和石油总量的65%要通过海洋运输,其中印度洋提供了全球一半的集装箱运输,70%的石油产品运输需要通过印度洋由中东运往太平洋地区。其中40%的原油贸易要通过霍尔木兹海峡,40%的全球贸易运输经过马六甲海峡。[11]美国与“印太”地区的货物和服务贸易超过1万亿美元,占美国双边贸易额的33%;“印太”地区的产出占全球1/3。[12]“印太是世界新的经济重心,……是全球地缘政治的支点”[13]。现代海权理论奠基人马汉曾预言:“谁掌握了印度洋,谁就控制了亚洲。21世纪将在印度洋上决定世界的命运。”[14]

二是新兴大国尤其是中国的崛起引起美国的担忧。2014年,“印太”地区诞生了世界第二、第三和第八大经济体——中国、日本和印度。2015年普华永道国际会计事务所预测,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到2050年中国和印度将分别是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将名列第三。[15]美国花旗集团2012年3月的报告预测,印度经济总量到2050年有望达到85.97万亿美元,届时将超过中国和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16]其中,“中国实力的快速崛起,成为全球经济大国和地区军事强国;其次是印度实力的迅速上升,成长为地区经济大国和南亚军事强国”[17]。特别是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推进了太平洋与印度洋的对接,实现了中国亚欧大陆的一体化战略,增强了中国的国际影响力。中俄、中国与东盟战略伙伴关系的建立逐渐改变了大东亚地区的国际格局,使得美国认为“中国力量上升对亚洲安全与政治秩序的影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国际变革力量”[18],“美国在印太地区的领导地位的最大挑战来自中国的崛起”[19],“中国或许将取代美国成为该地区安全的最大保障者”[20],中国在贸易、外交和安全等领域是竞争对手[21]和“战略竞争者”[22],强调要与中国进行大国竞争。[23]

2.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目标

在政治上,美国将世界划分成“专制”与“民主”两大阵营,强化既有同盟关系,引导和组织印太地区周边国家,推动与越南、菲律宾、马拉西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韩国、新西兰、斯里兰卡与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合作与对话,扩大区域盟友,建立反华统一战线,消解中国的国际影响,遏制中国崛起。[24]

在军事上,强化美军在“印太”地区的军事实力,以日、印为两翼,以新加坡、印度尼西亚为支点,加强和提升日本自卫队作用,扼守马六甲海峡,挤压中国在东海、南海,以至印度洋和太平洋交汇地区、东印度洋等海域的行动空间,控制中国能源和贸易通道,阻扰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维护美国的全球霸权。

在安全上,联合“印太”地区盟友与伙伴,建构安全合作网络,迫使朝鲜停止并最终放弃核武及其运载工具,防止核扩散,缓解乃至最终消除对美国及其东北亚盟友的安全威胁。应对中国在印太地区的“安全挑战”,反对恐怖主义,维持美国海上通道安全和航行自由,以慑止侵略、维护稳定、确保全球公域的自由进入权。

在经济上,打造具有排他性质的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提供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相竞争的替代方案,并与中国打贸易战。

3.美国“印太”战略的举措

在政治上,一是明确地将中国和俄罗斯列为对美国国家安全的最大挑战国,特别是将中国列为美国的假想敌人和主要竞争对手,拉拢和唆使“印太”地区相关国家对抗中国,“重新激活与菲律宾和泰国的同盟关系,加强与新加坡、越南、印尼、马来西亚以及其他国家的伙伴关系,以帮助其成为美国的海洋合作伙伴”[25],拓展美国在“印太”地区的政治影响,防范和制衡中国。[26]为了维护美国的利益,不惜“逆全球化”,相继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伊核协议、全球移民协议等。

二是通过系列法案,利用台湾问题对抗中国大陆、遏制中国崛起。特朗普上任之初就破例与蔡英文通电话,挑战“一中原则”。[27]2017年底特朗普签署的《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就有加强美台高级军官互访,以及坚持对台军售等内容。[28]2018年3月16日,特朗普签署通过了《台湾交往法》(Taiwan Travel Act,又译为《台湾旅行法》),“美台关系”获得突破性进展,客观上助长了“台独”的嚣张气焰,为美国与台湾高层官员互访开了绿灯。之后美国又通过进一步提升台美关系的《2018年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建议和支持美国对台军售的常态化与升级化。美国还出台了《2018年台湾国际参与法》帮助台湾拓展国际社会空间。《2018年台湾国防评估委员会法案》、《台湾安全法》与《2019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相继出台,鼓励美台军事交流往来,对台湾的军力进行全面评估,加大美国对台军售力度、扩大联合训练与军演,协助提升台湾的自我防御能力。[29]2018年5月30日,在印太司令部成立及交接典礼上,美国邀请台湾军方高层包括国防部副部长沈一鸣以及参谋总长李喜明出席典礼。6月12日,“美国在台协会”(AIT)新馆落成典礼,美国政府派出了助理国务卿玛丽·罗伊斯(Marie Royce)、众议员哈博(Gregg Harper)参加开馆仪式。

三是继续炮制和渲染“中国威胁论”。宣扬“中国正在使用经济引诱和惩罚、实施影响和含蓄的军事威胁说服其他国家接受它的政治和安全议程”[30]。有的美国媒体别有用心地渲染所谓中国围堵印度的“海上珍珠链战略”,以激化印度对中国的猜疑和矛盾。

在军事上,一是调整和强化在亚太地区的军事部署和军事实力。2017年6月,在香格里拉安全会议上,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声称,美国60%的海军战舰、55%的陆军部队和2/3的海军陆战队已经部署到美军太平洋总部,60%的空军战术资源也很快会部署到这一地区。[31]2018年5月30日,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改名为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32]日前,美国海军最先进的导弹驱逐舰之一——“米利厄斯”号宙斯盾驱逐舰,载满战斧导弹进驻横须贺海军基地。在争相增加军费的同时,美国还积极研制新装备,研究新战法,其中美国的“空海一体战”、“对抗性环境下海军近岸滨海作战”等概念尤为突出。[33]以中国为假想敌人,结合“联合作战进入”、“多域作战”等军事战术,制订专门针对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此外,放宽核武器使用条件,着手研制更小型、更便于使用的低当量核武器,作为未来的威慑和战争手段。[34]通过频繁的各种联合军演提升作战能力。2017年7月以来,美国在印太地区举行了多次针对中国的联合军事演习。此外,特朗普政府还提出筹建太空军计划,并准备于2020年完成部署,旨在重建对华全面军事优势,尤其是在太空的非对称战略优势,以便在任何军事对抗中保持不败之地。将其作为与中国进行以政治和心理战为基础的战略竞争手段,以军备竞赛迫使中国加入进来,最终破坏中国的经济健康,从而达到战而胜之的目标。[35]

二是深化与印太地区的周边联盟关系,对中国进行军事挑衅,挑战中国底线。美国从2017年5月起,以“自由航行”为由,先后七次派遣军舰,甚至派遣“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闯入中国南海领海。6月4日和5日,美国两架B-52H战略轰炸机以所谓的执行“持续存在”任务为由,两次飞越中国南海上空;8月10日,美国海军P-8A海神式反潜巡逻机到南海上空巡航,飞越了中国南海的岛屿包括渚碧礁、永暑礁、赤瓜礁以及美济礁,[36]美国走向了在南海对抗中国的最前线,挑战中国的主权和安全。美国军方还以中国在南海军事化为理由,取消了中国参加环太平洋军演的资格,并邀请了在南海与中国存在主权争端的越南参加,使得这场军演成为了针对中国南海政策的军事演习。

在安全上,通过军事联盟,合力维护美国亚太地区的军事安全。建构横跨太平洋和印度洋的美、日、印、澳四边防务战略网络,与日本设计遏制中国的“民主安全菱形”合二为一,通过美印澳、美印日、美日韩三边和多边的军事合作和协调机制,推动美澳、日澳、日印、澳印双边安全合作,拉拢和唆使东盟尤其是与中国有领海之争的越南、菲律宾,以完成从南亚和东南亚两个方向对中国的“战略包围”,应对从印度洋到太平洋不同区域的安全威胁与挑战。如印度总理莫迪2017年6月访美前夕,美方决定向印度出售价值20亿美元的22架“天空守护者”无人侦察机,这是美国第一次将此款先进无人机卖给非盟国。[37]10月4日,美国国务院决定批准对日本出售56枚AIM-120C-7型中程空对空导弹,以及导弹的相关技术和后勤支持、维修服务等,总价约1.13亿美元。[38]

在经济上,发动不断升级的中美贸易战。为扭转中美经贸关系的不平衡,采取强硬措施,通过各种手段打击中国制造业来发展美国的制造业,在中国国内制造不稳定因素,使资本流出中国而流向美国,甚至不惜发起不断升级的贸易战,对中国进行制裁。2018年6月15日,美国政府宣布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6月18日再次对额外的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并威胁如中国继续反击,美国将对额外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追加额外关税;7月10日,美国政府又发布一份对华加征关税清单,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10%关税。此外,美国还试图跟欧盟联手对抗中国,2018年7月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欧盟委员会主席荣克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双方同意:通过谈判共同致力于零关税、零壁垒(非汽车工业产品)、领补贴;欧洲扩大对美国液化天然气的进口;围绕标准展开紧密对话,放宽交易限制,减少官僚障碍以及降低成本;推动世界贸易组织(WTO)改革,解决不公平贸易行为。[39]

二、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威胁

从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思想及其举措来看,美国一批强硬派、反华派和本土孤立派,不仅具有单边主义、军备竞赛、强权政治、制造假象敌人遏制对手等传统冷战思维,而且还叠加了美国民族主义、保守主义和利己主义等新特点,严重威胁到中国国家安全。

(一)恶化中国地缘安全环境

首先,“印太”战略的实施,中美之间全方面的战略竞争,极易刺激印太地区的军备竞赛。一方面美国会挑拨中国周边一些中小国家与中国的紧张关系,制造矛盾,增添他们对中国的不信任感和不安全感,煽动、怂恿他们防范和对抗中国。另一方面这些中小国家出于对“中国威胁”的担忧,向美、日等大国购买先进的军事装备和战斗武器及技术,利用域外大国来制衡中国,会刺激中国周边地区军备竞赛的不断升级。2017年版《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强调美国要加大对核力量建设的投入,使核力量和核基础设施现代化,维持稳定的核威慑。[40]这也可能促使其他大国加强核军备建设,以维持核战略平衡,由此可能加剧核军备竞赛。朝核半岛核危机最大的受害者是中国,而不是远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国。朝鲜半岛去核化问题若解决不了,朝鲜成为核武器国家,势必刺激日本、韩国等加快研制核武器的历史进程,这样中国将来就可能被诸多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所包围。美国出于战略需要还可能加剧在网络、太空、人工智能等新兴领域的军备竞赛。国际舆论普遍认为,各方竞相开发研制无人机、作战机器人、超音速武器等高尖端武器,争夺在海洋、网络、太空的战略优势,这不仅会影响地区稳定,更加大了各方面临的安全困境。[41]

其次,中国的地缘安全形势将更为严峻。在“印太”战略框架下,中美间的海洋地缘竞争将日趋激烈,中美两军在海上的竞争、摩擦与对抗风险将急剧攀升,中国处理涉华海洋争议的复杂性也将更趋严峻。在中国东部,美国鼓励日本进一步发展防卫力量,并支持日本发挥领导作用。[42]日本则借助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修改和平宪法,大力发展军事力量。在中国西部,美国与印度展开军事防务和安全合作,支持印度在印度洋的区域领导地位,抗衡中国。在中亚,破坏中国和俄罗斯、中亚国家的合作。在西南和东南,美国还联合日本和印度等国,秘密支持缅甸军政府,离间破坏中国与东南亚、南亚诸国的关系,挤压中国发展空间,消解中国区域影响。中国的东海、南海、台海都在“印太”战略包围圈内,一旦中美发生冲突,势必会恶化中国在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的能源资源、贸易及海上运输环境。一旦海路被封锁,中国进入印度洋的战略突破口只剩下中巴经济走廊,届时中印关系会更加微妙,南亚形势将更趋复杂。未来中美两国在“印太”地区围堵与突破的战略博弈将更加激烈,这样不仅会扰乱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还给中国的非洲投资发展带来挑战。[43]

(二)威胁中国海疆安全

中国近海从北至南与朝鲜、韩国、日本、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印度尼西亚、越南等八国海岸相邻或相向。在东海中国与韩国、日本有纠纷,既包括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的划界问题,也包括历史遗留下来的东海大陆架划界和钓鱼岛归属之争。中国与周边沿海八国迄今尚未就海域划界达成完整协定,如果各国都把200海里划入专属经济区,就会产生大范围的重复水面,存在严重的“重叠海域”,势必就领海主权问题与这些国家产生冲突。

首先,威胁中国南海安全。在南海问题上,直接卷入争端的共有六国七方,即中国、中国台湾、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越南和印度尼西亚,中国与越南、菲律宾在南沙海域存在尖锐矛盾。更为严重的是东盟国家“求同存异”,对华形成“统一战线”,用“一个声音”对付中国。[44]美国曾与韩国、日本在中国南海和东海区域附近进行多次联合军事演习,将来美国深度介入南海,越南、菲律宾与东盟诸国有了美国等域外大国作后盾,在南海争端上的态度将可能更加强硬,南海问题可能向多边化、国际化、复杂化的方向发展,会干扰或阻扰中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中国一直都希望和平解决与南海周边相关国家的领海争端,但从目前美国的军事布局来看,美、日军事干涉几乎不可避免,和平解决与南海相涉国家的领海争夺的可能性逐渐降低,中国需要做好相应的应急准备。

其次,威胁中国东海安全。在中日钓鱼岛与东海油气田之争问题上,自2014年开始,美国已明确支持日本,希图以日本抗衡中国,甚至希望日本与中国打一场代理人战争,日本安倍晋三政府则乘机有恃无恐地发展军事力量。日本在东海地区与中国有领海主权之争,将来不排除日本在美国的怂恿下有主动挑起与中国武装冲突的可能。

最后,威胁到中国对台湾的统一大业。美国不愿意看到中国统一台湾后一个强大中国的出现,随着台湾回归中国的时机日趋成熟,美国打“台湾牌”干涉中国内政,“以台制华”、“以武阻统”将会呈常态化趋势。近期各路“台独”势力跃跃欲试,这其中就包括所谓“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禁五星红旗公投”等等。“台独”组织“喜乐岛联盟”叫嚣2019年4月6日台湾将举行“独立公投”。台湾蔡英文当局则挟洋自重,妄图推动“台独”。对此我们应有清醒和充分的认知,即不排除台湾当局在国际势力插手干预下铤而走险的可能性,台湾问题久拖不决,也会越来越不利于维护中国的主权统一与领土完整。

(三)威胁中国陆疆安全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在中国周边进行战略布局,在中国西北和西南地区,早在2008年,美国就在新疆和西藏挑起民族冲突。美国还把反恐斗争当作谋取地区霸权和国家利益的工具,对中国境内外的“东突”恐怖势力推行“双重”标准,未来美国会继续利用“疆独”、“藏独”势力搞乱新疆和西藏,破坏中国西北和西南地区的安全稳定,挑唆境外“东突”势力袭击中国海外工程项目和人员,破坏中国“一带一路”建设。在中国东北地区,美国与日本、韩国合作,以不停加码的军事演习在朝鲜半岛加剧地区紧张态势,巧妙刺激朝鲜发展核武器以干扰中国。朝鲜核试验的地点离中朝边境只有100多公里,一旦朝鲜核试验发生核事故或核泄露,将会给中国和朝鲜半岛带来灾难性危害。若将来朝鲜半岛去核化目标难以实现,美国及其盟国对朝鲜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很可能导致朝鲜半岛发生高烈度战争甚至核冲突,“朝鲜半岛发生战争将会致使超过100万人丧生”[45],并产生大批难民,会严重威胁中国东北边疆安全。

(四)极易引发军事冲突乃至局部战争的危险

研究大战起源的美国学者戴尔·科普兰( Dale C. Copeland)认为,霸权国对既有地位和霸权的迷恋,以及对崛起大国的担心,常常导致它们率先挑起争端,引爆战争。[46]也有学者认为,中美对专属经济区内的军事活动具有不同的解释,因而未来冲突的可能性大幅增加。[47]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亚投行”的建立,中国与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博弈将全面展开。由于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的差异,美国及其同盟国从未停止过对中国的遏制和外部空间的挤压。中美针锋相对的海上战略极易加剧两国的矛盾和安全困境,双方舰艇和军用飞机在海上频繁相遇使摩擦和冲突的风险大增,美国部分盟友将中美拖入对抗或冲突的可能性增加,增添了中美未来爆发冲突或战争的风险。[48]美国军方强硬派多次主张用军事武力解决中美之间的冲突问题。2018年4月20日,新任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维森( Philip S.Davidson)向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提交报告称,中国的军事力量已经强大到足以支撑其在南海的领土主张,只有“武装冲突”这一条路能“阻止中国”。[49]同月,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教授萨姆·坦格里迪( Sam J.Tangredi)建议美国在南海建设一个可移动的海上基地——“自由岛”以对抗中国。[50]“除非中美两国都进行艰苦的努力,甚至是痛苦的调适,否则将注定走上冲突之路”[51]。从当前国际局势看,中国周边海域包括台海、东海和南海地区爆发军事冲突甚至局部战争的可能性和风险正在增加。或者说,美国未来可能酝酿更具冒险性和挑衅性的军事行动。

(五)中美贸易战可能会继续升级,威胁中国的经贸安全

为了维护美国的经济利益,特朗普政府提出了一系列针对中国的贸易保护主义主张,甚至不惜与中国打贸易战。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对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高达600亿美元的大规模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直指中国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涉及生物医药、农机装备、工业机器人等高科技领域,意图遏制中国高端制造业和高科技发展。[52]2018年4月6日又征收1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关税。[53]2018年4月初,美国又对中国中兴通讯公司发出激活拒绝令,禁止美国公司向其出售电信零部件产品,精准打击中国的核心技术“软肋”。[54]4月27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了以知识产权保护为核心的《特别“301”报告》,继续将中国列入“重点观察国家”名单。[55]5月3日至4日,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 Steven Mnuchin)率贸易代表团访华,与中方就共同关心的经贸问题交换了意见,同意建立相关工作机制保持密切沟通,但仍然存在诸多分歧。[56]

基于大国竞争和贸易保护主义考量,未来一段时间美国极有可能会继续通过征收惩罚性关税、加强对中国赴美投资的安全调查、断供核心技术与相关产品、限制中国公民赴美从事相关领域科研交流活动等措施对中国施加压力,遏制中国制造业升级、科技崛起和经济增长势头。

(六)威胁中国政治安全,破坏中国国际形象

首先,挑拨和激化中国内外矛盾。在国际社会,美国联合盟国和其他国家,试图挑起“两大阵营”的新对抗,即民主国家共同体(美国及其盟国和伙伴)与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试图改变国际秩序现状的修正主义国家以及朝鲜和伊朗)的对抗;抵御经济全球化的“工业化民主国家和其他志同道合的国家”与“挑战美国并推进反对美国、我们的盟友和我们的合作伙伴的议程”的国家的对抗,妄图将中国拖入与美国的新冷战之中。在军事上包围中国,希图像当年拖垮苏联一样,用“新冷战”拖垮中国。同时从外部渗透,激化中国国内外内部矛盾,从内部分化瓦解中国。

其次,破坏中国国际形象。2017年版《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牵头起草人纳迪亚·沙德罗( Nadia Schadlow)曾撰文强调,战略竞争的时代已经到来,应当将竞争文化引入美国外交政策应对中国挑战。[57]近年来,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以捍卫所谓的学术自由为由极力排斥中国在海外设立的孔子学院( Confucius Institute),在西方掀起了一股“排孔浪潮”。近期美国学界又兴起一股以批判中国“锐实力”( sharp power) [58]为主题的新一轮“中国威胁论”浪潮,指责中国在过去的十年里斥巨资通过人文交流、教育传媒项目等手段在世界范围内营造有利于中国的舆论和认知,指责中国通过“搞破坏、耍横、施压”[59]等手段提升国家影响力,严重威胁美国的软实力,从而破坏中国的国际形象。

三、中国应对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安全威胁的思考

印太地区不仅包括了中国经济最为发达的沿海地区,还覆盖了中国的能源、资源和商业海上交通线,关系着中国的能源资源生命线和海洋战略安全。巩固在该地区的政治经济利益,关系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因此中国需要未雨绸缪,积极进行全面系统应对。

(一)树立积极的政治与外交理念

首先,加强国际传播力建设,大力宣传中国“一带一路”建设对于周边国家和地区以及全球的“利益共同体”、“安全共同体”、“责任共同体”与“命运共同体”建设的重要意义。倡导中国“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全球安全观,打消外界对中国发展的误解和误判。宣扬中国“亲、诚、惠、容”的外交理念,消解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中国威胁论”的不良影响。维护国际公平正义,塑造有利于未来发展和平的国际环境和稳定的国际秩序,塑造良好的国际形象,以博取周边国家和地区及国际社会的民意支持。

其次,在对外交往中,要相互尊重、平等协商,坚决摒弃冷战思维和强权政治,走对话而不对抗、结伴而不结盟的国与国交往新路。[60]一是建构共有观念,加强文化融合。中国在维护世界多样性和尊重各国发展多样性的基础上,与印太周边乃至世界各国应通过互动增进共有知识,促进彼此间积极的安全认知与良性互动,以化解矛盾,弥合分歧。二是建立互信机制,遵守国际规范。中国与美国及其他相涉国家应通过经常的对话与沟通,对彼此的战略意图有更清晰准确的认识,增信释疑,减少敌意,求同存异,减少误判,规避冲突,控制摩擦。中国应致力于参与国际机制、国际组织与多边公约等建设,通过国际协调与合作,推动地区安全的一体化发展。

(二)制订中国特色的国家安全战略以对冲美国的“印太”战略

中国是“印太”地区的重要大国,正由大陆性国家向海洋性国家、区域性大国向世界性大国迈进,需要立足于更广阔的时空视野,重新审视新形势下的全球安全形势与安全格局,建构自己的国家安全战略,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契机,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占据道义制高点,对冲美国的“印太”战略。

一是在中国走向海洋强国的过程中,需要秉持正确的义利观,积极发展全球伙伴关系,争取更多的国际社会理解和支持,推进大国之间的协调和合作,深化同周边国家的友好关系,加强同亚非拉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团结合作,构建“合作共赢”的全球安全治理体系,实现共同安全。

二是保持海上问题的对话语与合作,缓解相关国家的安全疑虑。倡导各国在追求自身安全与利益的同时,最大限度地兼顾他国乃至国际社会的安全和利益,寻求共同安全与共同利益,不仅要注重眼前的安全与利益,更要关注长远的安全与利益,推动“印太”地区的整体崛起。

三是秉持“开放、包容、共赢”理念,推进海上安全合作。加强沟通与磋商,妥善处理领土主权和海洋权利争端,探讨印太地区大国海上安全对话的新途径,推动由各方平等、广泛参与的海上安全合作规则制定,推进印太地区的海上安全合作,共同维护海上能源资源战略通道安全。

四是加强非传统安全合作,向国际社会提供更多的安全公共产品。中国应承担大国责任,与印太地区相关国家合作,向国际社会提供更多的诸如海上联合执法、打击海盗、救援救灾、后勤补给、联合反恐、护航等公共安全产品,推进海洋资源保护、海洋环保、海洋经济合作,维持地区稳定,扩大中国的国际影响力。

五是维护中国海洋权利,拓展中国战略空间。以“一带一路”建设为抓手,推进区域合作,增强中国在太平洋与印度洋连通的航运能力,拓展在南太平洋地区的发展空间。加快在印度洋地区的出海港口建设,使之与中欧的大陆交通体系实现连通,维护中国的海洋权利,拓展中国向欧洲的发展空间。

(三)正确处理好相涉国家的外交关系,积极消解美国“亚太”战略

美国为了遏制中国崛起,联合、拉拢、教唆印太周边国家对中国进行围堵,中国不仅需要与美国进行竞争和博弈,还需要利用印太周边中小国家“在安全上依靠美国,在经济上依赖中国”的需求,与这些国家处理好关系,以合作谋安全、谋稳定,以安全促和平、促发展,在竞争与合作中求双赢、多赢与共赢,分化、消解美国的“印太”战略。

首先,在与美国进行博弈和竞争的同时,管控分歧,扩大合作。全球化、信息化时代,人类共处一个“地球村”,中美之间利益互嵌,安全互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中美之间应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以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以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才能消解彼此的各种安全困境。中美双方都应以更加理性和包容的姿态,全面抛弃冷战时期的“零和博弈”思维,加强磋商与对话机制建设,在竞争中寻求利益的交汇点,共商、共建、共创、共赢、共享中美安全共同体。对美国的战略挑衅,中国需要以苏联的前车之鉴为警示,保持战略定力,尽量避免与美国的正面对抗,谨防被美国拖入“两大阵营”对抗的泥沼之中。但是在国家核心利益上绝不让步,在局部摩擦中要敢于对垒碰撞。对于特朗普政府的无理要求和恶意挑衅,在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下,中国应以不惹事不怕事的态度与美国进行正面斗争,打消其机会主义和功利主义念头。利用美国在朝核问题、伊朗问题、国际反恐、打击海盗等非传统安全问题上需要中国合作的需求,与美国进行竞争和博弈,要求美国取消对台湾的支持。近年来,美国战略界和商界常常抱怨中国变得强势,在外交领域咄咄逼人,[61]对外国企业不友好,[62]中国挑战现有国际体系,甚至要取代美国等。[63]在此背景下,中国在与美国的经贸与战略竞争中,也要顾及美国的一些相关利益,防止激化矛盾,引发冲突,推动中美两国共同为促进印太地区安全、稳定和繁荣做出贡献。

其次,通过稳定中日、中印、中澳、中韩等双边关系,消解美、日、印、澳四国联盟合力,化解美国“印太”战略压力。中国可以通过高层互访、经贸合作与国际事务中的友好互动等,推动四国增进战略互信,建立有效的对话机制,扩大四国在安全领域特别是非传统安全和其他领域的合作,扩大共同利益,甚至予以适当的让利,争取他们保持中立,在中国核心利益受到侵犯时也应予以反击。

在中日关系方面,要超越传统的对抗心理,不能被历史问题、领海争端等绑架中日关系的大局,防止两国激进的民族主义情绪干扰两国关系,寻求日本的“印太”战略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利益交汇点,建设“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中日关系,防止日本干扰、破坏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

在中印关系方面,可依托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峰会、二十国集团峰会和东亚峰会等多边对话机制,加强两国高层互动和机制化沟通,加强政治互信,超越中印边界争端的具体议题,理性管控和灵活处理好“一带一路”的分歧,关照彼此的核心利益,加强在经贸、投资、海军交流等领域的务实合作和民间社会的广泛交流,夯实中印关系的民意基础,携手推进中印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联动发展,为建设安全、和谐的海洋而共同努力。

在中澳关系方面,促进双方政治互信,强化双方经贸合作与互利共赢,加强与澳在南太平洋、东南亚及印度洋的合作,促进双方在这些地区共同利益的发展,消解美澳同盟关系对中国的不利影响,争取其在南海问题及美中竞争中保持中立。

最后,正确处理好与其他相关国家之间的关系。在中国与东南亚的关系方面,中国应通过东盟地区论坛、东亚峰会等机制,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的对话,夯实与东南亚诸国的多边倡议和多边机制,增进互信,减小分歧,消解中国崛起对东南亚中小国家的心理冲击,促进东南亚国家对中国和平发展战略的认同。帮助东南亚各国发展经济,减小美国因素对中国-东盟关系的不利影响,与东南亚国家共同维护南海地区和平稳定,强化马六甲海峡的安全合作,巩固和扩大中国在东南亚的影响力,保障中国至印度洋沿线的战略利益。

在印度洋周边地区,中国要在巩固与巴基斯坦、缅甸、斯里兰卡、孟加拉国和海湾石油国家的传统友谊基础上,推动与这些国家的全面合作,发展与他们的友好关系,积极参与他们的沿海港口建设,增强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在东北亚地区,中国应发挥主导权,加强与韩国的互信合作,反对美国用武力解决朝核问题,实现朝鲜半岛和东北亚的和平稳定。

在西北地区,通过“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推动与中亚各国的全方位合作。保持和加强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警惕和谨防美国拉拢俄罗斯对抗中国。

(四)加强和提升各种安全能力建设

首先,加大国防投入,增强高科技的军事打击和威慑能力建设,消解美国的军事讹诈。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那样:“我们要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但决不能放弃我们的正当权益,决不能牺牲国家核心利益。……,我们不希望打仗,但只有我们有准备、有强大军事力量、有打赢能力,才能从战略上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达到‘以武止戈’的目的”[64]。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应建立应对周边国际安全事务的专门机构,通过政治沟通、安全互信、经贸合作、民间交流等措施,促进民心相通,加强安全防务领域的沟通与合作,增强周边安全危机的应对和管控,营造安定的周边政治环境,提升地区安全维护能力,维护中国领土主权、海外安全利益和边境地带人身财产安全。

其次,加强海军建设,维护海洋安全。一是加强海军近海防御和远洋活动能力,努力突破第一、二“岛链”的封锁,实现由东海进出太平洋的航行自由与安全,强化中国在印度洋地区的利益、安全和战略部署;加强与印尼和帕劳、斐济等太平洋岛国的海运连通和军事合作,实现印度洋至太平洋远航连通。二是在南海中国辖区岛屿上继续加强飞机场、补给站、雷达网、监听站等军事基础设施建设,驻扎军队或修建地标性建筑宣示主权;与台湾地区协商共建南海岛屿防御体系,形成战略威慑,遏制美国及其他国对南海问题的介入与干预,捍卫国家主权。三是加大中国能源资源和商贸护航力度,提高海上投送能力,加大在印度洋地区的补给港口建设,保障印度洋海上运输安全。四是加强中国海洋油气、渔业资源的开发战略和海洋执法力度,强化对海洋资源的实际控制。

最后,用实际行动宣誓中国捍卫台湾主权的“红线”和“底线”的决心及信心。全国人大应启动《反国家分裂法》的宣传活动,对美国政府提出严厉谴责,并晓以利害,警告“台独”势力分裂台湾将为此付出沉重代价。中国政府应向全世界声明,一旦台湾有实施“台独”的实际行为,大陆将武力统一台湾。中国解放军要继续加大多形式的海空绕台巡航,以震慑“台独”势力。最后,在中东地区,中国与俄罗斯、伊朗、叙利亚需要联手打击国际恐怖组织,围剿境外“东突”恐怖势力。在中亚依托上合组织,联合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俄罗斯等国建立联合反恐机制,共同打击中亚、南亚尤其是阿富汗“基地”组织和“东突”恐怖势力,维护中国在中东的能源、资源等战略安全,维护“中巴经济走廊”安全,以及中国西北和西南尤其是新疆、西藏的安全稳定。

(五)加强政治改革,积极应对中美贸易战

首先,加强政治改革,消弭内忧外患。在国内层面,尽快缓解并最终消除中国贫富两极分化的矛盾,维护社会稳定,维护民生权益,维护民众安心,防止内乱。在国际层面,建立与发展中国家的强大联盟,处理好印太地区尤其是中国周边各国的国家关系。

其次,加强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与转型升级,坚持技术进步的自主创新,积极应对中美贸易战。一是中国要利用美国退出TPP的契机,大力发展与中亚、东南亚、南亚、中东、欧洲、拉美等国家的经济贸易关系,积极推动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增强中国经济上的辐射力和影响力。二是特朗普政府发动对华贸易战具有坚实的国内基础,中国需要吸取日美贸易战的历史教训,[65]对中美贸易战的最坏结果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和应对方案。

(六)不断提升中国核心竞争力

坚持和扩大对外开放,通过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优化国内的商业环境,进一步融入世界体系。一是加大教育投资,提高劳动者素质,实现从人口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的转变。二是高度重视创新人才队伍建设,营造良好的制度环境,大力提高科技自主创新能力,尽快缩小同世界发达国家的差距。三是优化金融机构体系,创新和完善金融调控,健全现代金融企业制度,保障国家金融安全。四是提高综合经济和现代化水平,提高经济质量,提升国际经济竞争力,促进国民财富创造的可持续发展

结语

可以预料的是,未来中美之间会在政治、军事、经贸、科技、金融、舆论、网络空间与意识形态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竞争和博弈,会对中国的当下和未来造成各种显在与潜在的安全威胁,所以中国需要进行全面、系统应对。一方面,中国需要坚定不移并与时俱进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改革开放之路、政治发展之路、法治之路、强军之路、国家安全之路、自主创新之路、和平发展之路。绝不以牺牲别国利益发展自己,也绝不放弃自己的正当权益,坚定捍卫自己的主权、安全和利益。另一方面,在与美国进行竞争和博弈的过程中,尽早做好预警预防的充分准备工作,尽可能将各种安全威胁消弭在萌芽之中;即便这种竞争和博弈已经对中国造成安全威胁,也要尽量减少其损失和损害,防控这些安全威胁由常态危机向恶性的非常态危机发展。


参考文献:

[1]“印太地区/空间”的概念,最早由德国地缘政治学者卡尔·豪斯霍夫( Karl Ernst Haushofer)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就提出,当时是一个“地缘政治”研究用语。20世纪60年代,澳大利亚学者开始将“印太”一词公开运用于地区安全的学术研究中。2010年以后,“印太”概念在学术界开始广泛流传。随着中国和印度在亚洲的崛起以及全球经济及地缘政治重心由大西洋向“印太”地区的转移,“印太”地区作为一个整体开始受到美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国政府和战略界的高度关注。关于“印太”概念各种解释参见陈峰君:《亚太概念辨析》,《当代亚太》,1997年第7期;韦宗友:《美国在印太地区的战略调整及其地缘战略影响》,《世界经济与政治》,2013年第10期;吴兆礼:《“印太”的缘起与多国战略博弈》,《太平洋学报》,2014年第1期。

[2]从历史经验来看,设置“对手”一直是美国为确保自身强势的战略惯性,对于“对手”,美国必然会采取两种手段,一是以对手来激励自己,争取民众对“美国再次强大”的政治支持;二是在各个层面遏制对手的超越。2000年,小布什在竞选时就明确提出“中国不是美国的战略伙伴,而是美国的竞争对手”,并在其任期内对华实行“遏制性接触战略”。2009年,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更是宣布“重返亚洲”和实施“亚洲再平衡”计划,目标对准的正是快速发展的中国。中国当前所面临的来自美国的一切挑衅和压力,都是美国统治阶层一直遵循的逻辑使然。参见《美国挑起贸易战的实质是什么》,人民网-人民日报,2018年8月9日,https://item.btime.com/36lcnc50ed48ngattou67sgfcc8。

[3]Donald Trump,“Remarks by President Trump at APEC CEO Summit”,p.46.

[4]“Remarks by President Trump on the Administration’s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s-statements/remarks-president-trump-administrations-national-security-strategy/.

[5]“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December,2017”,https://www.whitehouse.gov/wp-content/uploads/2017/12/NSS-Final-12-18-2017-0905.pdf.p.37.

[6]The White House,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pp.45-47.

[7]“Summary of the 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https://www.defense.gov/Portals/1/Documents/pubs/2018-National-Defense-Strategy-Summary.pdf.p.1.

[8]White House,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p.45-46,https://www.whitehouse.gov/wp-content/uploads/2017/12/NSS-Final-12-18-2017-0905.pdf.

[9]“Confluence of the Two Seas”,http://www.mofa.go.jp/re-gion/asia-paci/pmv0708/speech-2.html.

[10]Statement of Admiral Samuel J.Locklear,U.S.Navy Commander,U.S.Pacific Command before the Hous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 on U.S.Pacific Command Posture,March 5,2013.

[11]Robert D.Kaplan,“Center Stage for the 21st Century: Power Plays in the Indian Ocean”,Foreign Affairs,Vol.88,No.2,2009,pp.19-20.

[12]Michael Auslin,“Security in the Indo-Pacific Commons: Toward aRegional Strategy”,http://www.aei.org/files/2010/12/15/AuslinReport Wed Dec152010.pdf.

[13]Chas Freeman,“Indo-Pacific in Trans-Pacific Perspective”,http:// www.mepc.org/articles-commentary/speeches/indo-pacific-dynamics-trans-pacific-perspective.

[14]转引自A.J.科特雷尔、R.M.伯勒尔编:《印度洋:在政治、经济、军事上的重要性》,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76年,第108页。

[15]Anthony Ferwom,“China, India To Lead World By 2050, Says PWC”( a news report about “World in 2050”report by PWC, Pricewater housee Coopers), February 12,2015, available at:http://the diplomat.com/2015/02/china-in-dia-to-lead-world-by-2050-says-pwc/.

[16]“China Top Economy in 2020, India in 2050”(a news report about the 2012 edition of The Wealth Report, released by global property firm Knight Frank and Citi Private Bank), March 30, 2012, available at:http://www.2point6billion.com/news/2012/03/30/report-china-top-economy-in-2020-india-in-2050-10921.html.

[17]Dennis Rumley ed.,The Indian OceanRegion: Security,Stability and Sustainability in the 21st Century,2013,Report of the Australia India Institute,pp.82-83.

[18]Marshall M.Bouton,“U.S.-India Initiative Series:America's Interests in India”,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Working Paper,October 2010,p.9,http: //www.Cnas.org/documents/publications/CNAS_USInterestsin India_Bouton.pdf.

[19]Walter Lohman,“Shaping U.S.’s Future in the Indo-Pacific”,The Washington Times,April 20,2011.

[20]Renato Cruz De Castro,“China and Japan in maritime Southeast Asia:extending their geo-strategic rivalry by competing for friends”,Nov 27,2013,Philippine Political Science Journal,34:2,150-169.

[21]The White House,U. S.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December 2017,https://www. whitehouse. Gov/wp-content/uploads/2017/12/NSS-Final-12-18-2017-0905.pdf.

[22]“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December 2017,http://nssarchive.us/wp-content/uploads/2017/12/2017.pdf.

[23]Mike Green,“The NSS and the China Challenge”, http://foreignpolicy.com/2017/12/18/the-nss-and-the-china-challenge/.

[24]“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The White House,December 18,2017,available at: https://www.whitehouse.gov/wp-content/uploads/2017/12/NSS-Final-12-18-2017-0905.pdf,p.47.

[25]“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December 2017,”https://www.whitehouse.gov/wp-content/uploads/2017/12 /NSS-Final-12-18-2017-0905.pdf.p.47.

[26]韦宗友:《美国在印太地区的战略调整及其地缘战略影响》,《世界经济与政治》,2013年第10期,第140-155页。

[27]Anne Gearan,“Trump Speaks with Taiwanese President,A Major Break with Decades of U.S.Policy on China”,The Washington Post,December 3,2016,available at: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national-security/trump-spoke-with-taiwanese-president-a-major-break-with-decades-of-us-policy-on-china/2016/12/02/b98d3a22-b8ca-11e6-959c-172c8223976_story.html? noredirect=on&utm_term =.90f541d99f50.

[28]U.S.Congress,“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For Fiscal Year 2018”,December,2017,available at: https:// www.congress.gov/115/bills/hr2810 /BILLS-115hr2810enr.pdf.该法案第1259节的标题为“加强美台防务关系”,内容包括邀请台湾参加军事演习、美台高级军官互访、加强美台海军在西太平洋地区的演练等。第1259A节标题为“使向台湾转移国防物品和服务正常化”。

[29]《国防授权法后 美议员又对台搞新动作》,观察者网,https://k.sina.cn/article_1887344341_707e96d5020009zqx.html?http=fromhttp。

[30]White House,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December,2017,p.46.

[31]Department of Defense, “Remarks by Secretary Mattis at Shangri-La Dialogue”,June 3, 2017, https://www.defense.gov/News/Transcripts/Transcript-View/Article/1201780/remarks-by-secretary-mattis-at-shangri-la-dialogue/.

[32]成立于1947年的太平洋司令部,责任区涵盖从美国西海岸以西到印度西部边界、从南极到北极的地区,其面积约占地球表面一半左右。换言之,太平洋司令部虽然名曰“太平洋”,但其“管辖地域”已经涉及印度洋。

[33]王涛 :《理查德森:美海军将弃用“反介入/区域拒止”术语》,《防务观点》,2017年第4期。

[34]潘锐:《重拾冷战思维 聚焦大国竞争——从战略视角分析和解读<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际关系研究》,2018年第1期,第57页。

[35]丁咚:《川普祭出冷战惊人利器,大国为何会紧张?》,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imestamp=1533892818&ver=1052&signature=MtJW7EgIX6EECDOL2sdbxYFdzV*Wo*6LIKU4iJA9ubo2HbFZzOMNp8YLa9Um59rSorWIA49GxTw1AH4dbW9xT5pRJXiCnbuTihUZAjyPAYyOiYA*990E1xBAcDZVh9Tl&new=1。

[36]《美媒:美国军机飞南海 被中方6次警告立即离开》,观察者网,2018年8月10日,http://news.ifeng.com/a/20180810/59741591_0.shtml。

[37]张红:《印度别太拿自己当回事》,《人民日报》(海外版)2017年8月12日,第6版。

[38]Defense Security Cooperation Agency,“Japan-AIM-120C-7 Advanced Medium-Range Air-to-Air Missiles(AMRAAMs)”,http://www.dsca.mil/major-arms-sales/japan-aim-120c-7-advanced-medium-range-air-air-missiles-amraams.

[39]管涛:《一出三人成虎的欧美联手“抗中”戏码》,《证券时报》2018年7月31日,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07422417188553138&wfr=spider&for=pc。

[40]White House,“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December 18,2017,pp.30-31.2018年美国《核态势评估》报告同样强调了这一点,可参阅U.S.Department of Defense,Nuclear PostureReview,February2018,available at: https://media.defense.gov/2018/Feb/02/2001872886/-1/-1/1/2018-NUCLEAR-POSTURE-REVIEW-FINAL-REPORT.PDF,p.3。

[41]“Littoral Operations in Contested Environment”, https://marinecorps concepts and programs.com/sites/default/files/concepts/pdf-uploads/LOCE%20full%20size%20edition.pdf.

[42]White House,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December,2017,p.46.

[43]吴怀中:《安倍政府印太战略及中国的应对》,《现代国际关系》,2018年第1期,第19页。

[44]陈霖:《中国边疆治理研究》,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180页。

[45]《美国应该轰炸朝鲜吗?》,http://m.ftchinese.com/story/001071868? full=y.

[46]Dale C. Copeland,The Origins of Major Wars ,Ithaca: Cornell University,2000,pp.16.

[47]Avery Goldstein,“First Things First: The Pressing Danger for Crisis Instability in U.S.-ChinaRelations”,International Security,Vol.37,No.4,2013,pp.49-89.

[48]胡波:《中美东亚海上权力和平转移:风险、机会及战略》,《世界经济与政治》,2013年第3期。

[49]Tom O’Connor,“Only‘War’Could Stop China From Controlling South China Sea,U.S.Military Commander Says,”News Week,April 20,2018,available at: http: //www.Newsweek.com/us-military-commander-only-war-could-stop-china-controlling-south-sea-895666.

[50]Sam J.Tangredi,“Build an Island of Freedom”,U.S.Navy Institute,April 2018,available at: https://www.usni.org/magazines/proceedings/2018-04/build-island-freedom.

[51]Graham Allison,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 NewYork: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Publishing Company,2017,pp.7-9.

[52]David J.Lynch,“Trump Moves to Crack Down on China Trade with $ 60 Billion in Tariffs on Imported Products”,The Washington Post,March 22,2018,available at: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business/economy/trump-moves-to-crack-down-on-china-trade-with-50-billion-in-tariffs-on-imported-products/2018/03/22.备忘录原文可参见White House,“Presidential Memorandum on the Actions by the United StatesRelated to the Section 301 Investigation,”March 22,2018,available at: https://www.whitehouse.gov/presidential-actions/presidential-memorandum-actions-united-states-related-section-301-investigation/.

[53]Damian Paletta,David J.Lynch and Heather Long,“Trump Seeks Additional Tariffs on $ 100 Billion of ChineseGoods in Escalation of Trade Confrontation”,The Washington Post,April 5,2018,available at: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business/economy/trump-seeks-an-additional-100-billion-in-tariffs-against-china-in-escalation-of-trade-confrontation/2018/04/05.

[54]金旼旼、江宇娟:《美商务部禁止美企业向中兴通讯出口产品》,新华网,2018年4月17日,http://www.xinhuanet.com/2018-04/17/c_1122694444.htm。

[55]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Special 301Report,April 2018,available at: https://ustr.gov/sites/default/files/files/Press/Reports/2018%20Special%20301.pdf,pp.38-47.

[56]贾文婷、杨牧:《中美经贸磋商就部分问题达成共识 双方同意建立工作机制保持密切沟通》,人民网,2018年5月4日,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8/0504/c1002-29966053.html。

[57]Nadia Schadlow,“Welcom to the Competition”,War on theRocks,January 26,2017,available at: https://warontherocks.com/2017/01/welcome-to-the-competition/.

[58]“锐实力”一词最早由华盛顿智库“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提出,主要是指独裁或威权政权通过胁迫、操控外国人的态度等手段来增强本国的影响力。西方学者对于锐实力的详细阐述和探讨可参见Joseph S.Nye Jr.,“How Sharp Power Threatens Soft Power:TheRight and Wrong Ways toRespond to Authoritarian Influence”,January 24,2018,available at: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china/2018-01-24/how-sharp-power-threatens-soft-power; Joseph S. Nye Jr.,“China’s Soft and Sharp Power”,Foreign Affairs,January 8,2018,available at: https://www.aspistrategist.org.au/chinas-soft-sharp-power/; Christopher Walker and Jessica Ludwig,“The Meaning of Sharp Power: How Authoritarian States Project Influence”,Foreign Affairs,November 16,2017,available at: https:// 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china/2017-11-16/meaning-sharp-power.

[59]关于这三种手段的具体阐述,可参阅“Sunlight v Subversion: What to Do about China’s‘Sharp Power’?”,TheEconomist,December 14,2017,available at: https:// www.economist.com/news/leaders/21732524-china-manipulating-decision-makers-western-democracies-best-defence。

[60]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中国政府网,2017年10月18日,http://www.gov.cn/zhuanti/2017-10/27/content_5234876.htm。

[61]Frederick Kempe et al.,“A Strategy for the Trans-Pacific Century: FinalReport of the AtlanticCouncil’s Asia-Pacific Strategy Task Force”,The Atlantic Council Strategy Paper,No. 12,October 2017,pp.4-14.

[62]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2017Report to Congress of the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Review Commission,November 2017,pp.37-41.

[63]Graham Allison,“China vs. America: Managing the Next Clash of Civilizations”,Foreign Affairs,Vol. 96,No. 5,September/October,2017,pp.80-89.

[64]《习近平关于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重要论述摘编》,北京:解放军出版社,2014年,第5-6、41页。

[65]日美贸易战从1960年代开始的纺织品摩擦,到1970年代钢铁摩擦,再到1980年代的彩电、汽车、半导体大战,打了二十多年。尽管那时的日本对美国亦步亦趋,社会制度也由美国设计,美国依然不断制造贸易摩擦,直到日本妥协,签了《广场协议》,迫使日元升值,最终让日本陷入“失落的二十年”。参见《日美贸易战的历史经验:十字路口的中国》,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408/00/32619976_743664824.shtml。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