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统计

  • 总访问量:人次
  • 当前在线:人次
  • 今日访问量:人次
  • 日均访问量:人次
  • 当前访问IP:
新闻快讯

Barend J.ter Haar教授莅临川大讲授口头文化

publish time:2019-03-06 10:15| view by:401 | publisher:root

2019年34日,告别了一周的阴雨天,春日的暖阳略有回归。我们的课堂也迎来了来自德国汉堡大学的笑容如暖阳般的Barend J.ter Haar(田海)教授。田海教授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温文尔雅且温暖绅士。

首先王卓教授给研究生们介绍了田海教授一系列的学术工作研究经历,在座的研究生们都心怀敬意与好奇。即使知道Barend J.ter Haar(田海)教授对中国的经济社会文化有着多年的研究,也有学习汉语的经历,但在Barend J.ter Haar(田海)教授给大家授课的过程中,其流利的中文依然让人感到惊喜。授课过程中教授对于一些把握不准的中文词汇就换用英语表达,同学们也依旧能够很好的理解,双语教学的课堂环境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Barend J.ter Haar(田海)教授主要从事的是对中国社会经济历史的研究,研究中国历史上的口头文化,他在1974年就对中国产生了浓厚兴趣。因为中国语言多样,历史悠久,历史环境复杂,而Barend J.ter Haar(田海)教授正是喜欢复杂化、多元化的东西。在对中国逐渐进行深入的历史文献研究之后,他教授口头文化中的中国与真实的中国有区别。历史学家们研究的中国都是“远远”的历史文献里的中国,大多是对有文字记载的文人笔下的历史,而不是接近老百姓的历史,他开始感受到自己研究的中国和同行们研究的中国是有区别的。

Barend J.ter Haar(田海)教授认为在普遍的国家,口头文化已经越来越重要,不止是知识分子有口头文化,只要人与人之间有联系有交流就有口头文化,而口头文化的产生来源于当时互动群体所建立的共识和形成的共同的文化,所以对于历史的解释不仅仅需要参考文献,还应该通过口头文化的研究去还原当时真实的情境。Barend J.ter Haar(田海)教授认为,文献资料的地位被我们夸大了。

在课程结束的提问互动环节,有同学提出口头文化作为一种特殊的互动形式,被记录下来而有迹可循的历史资料并不多,在研究中如何找寻这些资料呢?Barend J.ter Haar(田海)教授讲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口头文化的例子,就是谣言。在古代中国,谣言是人们“口口相传”的一种互动方式,口头文化没有历史资料,但谣言有迹可寻。“举个例子:在民国时期,今天南京有谣言,明天上海的报纸就登出来了。这一定不是靠文献传播,而是口头的(谣言)传播。在没有看报纸和没有报纸看的情况下,人们大范围的知道相关消息,就是通过口头文化(谣言)的传播,而谣言传递会导致大规模的社会群体事件,口头文化就起到了推动社会势态发展的作用。”因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口头文化研究的重要意义。

最后,王卓教授对Barend J.ter Haar(田海)教授的讲演进行了简要的回应和总结。王教授认为“我看到的是我想看到的,所谓境随心转就是这个意思。”人的意识和自我成长是在与他人的互动过程中逐渐建构起来的,其中包括口头文化的作用。社会很大程度上也是通过符号互动,比如口头语言的交流建构起来的。口头文化的共识是加芬克尔常人方法论中很重要的需要去探究的社会结构。世界很大,历史很长,我们需要“open your mind”,需要打开我们固化的思维和受局限的视野。今天田海教授讲到的历史很长,我们在很长的历史中应该怎样去认识过去的社会呢?以往我们更多的是看文献,而田海教授今天给我们提供了另外一种看待过去的方法论,就是通过口头文化的研究去了解过去,了解过去的社会。

Barend J.ter Haar教授专题讲座

王卓教授课后进行总结

课堂师生互动

四川大学研究生院课堂现场

附:Barend J.ter Haar(田海)1984年毕业于荷兰莱顿大学汉学专业,1979-1980年在中国辽宁大学学习中文,1982年在日本大阪外国语大学学习日语,1982-1984年在日本九州大学学习中国历史,1990年获得莱顿大学博士学位,1990-1994年是荷兰皇家学院和莱顿大学的博士后,1994-2000年在德国海德堡大学任中国社会经济史教授,2000-2013年在莱顿大学担任中国历史教授,2013-2018年在英国牛津大学中国学教授兼中国学院院长,201810月在德国汉堡大学担任中国学教授。2019年四川大学高端外籍专家。

                                                     杜悦嘉  供稿

黄   摄影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民国时期的边疆与社会研究”研讨会在蓉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