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统计

  • 总访问量:人次
  • 当前在线:人次
  • 今日访问量:人次
  • 日均访问量:人次
  • 当前访问IP:
研究生培养

杨柳喜:新冠疫情对凉山扶贫的影响——《共抗疫情,边疆学人在路上》(三)

publish time:2020-09-28 10:39| view by:136 | publisher:root

2020是关键的一年,因为在今年我国要打赢脱贫攻坚战,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但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一些计划在今年脱贫的地区面临着新的困难和挑战。在今年四月份,笔者联系到了凉山州金阳县某乡的一位扶贫干部(以下简称A),通过他在疫情期间的脱贫工作对疫情在贫困地区的影响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在和A交流的过程中,他从贫困户和帮扶干部两个角度来为我阐述了疫情期间的脱贫概况。



从贫困户角度出发,疫情带来了一定负面影响。

首先是贫困户住房建设遇瓶颈。一方面,受到疫情的影响,运输业停滞,建房原材料不能按时运到,这使本来就不低的运输成本水涨船高。另一方面,原材料价格升高。以往该乡修房原材有两个来源,南面的宁南县,以及金沙江对岸的云南巧家县。但因巧家县临近的昭通市发现了疑似病例,运输建房原材的道路就直接被封闭。笔者通过A了解到,当地易地搬迁的修建工作在三月基本停工,之后才慢慢恢复,房屋修建的停工则会导致整个易地搬迁建设周期的延长。A表示,春季是该地的黄金工期,夏季雨水多不适宜进行建筑工事,在完全进入雨季前要抢占工期,所以工程量比原计划增大了。综上所述,A认为这足以使2020年脱贫的任务量和困难度加大。


其次是脱贫产业收入减少。扶贫最关键的就是要让贫困户发展相关产业。今年,该地的春耕因为疫情有所延迟,这打乱了农产品周期性的培养。另外,国家补贴贫困户的3000元发展基金不能够正常流转,相比在本地能够购买得到的家禽,猪、牛、羊等牲口的在地购买受阻,或者根本无从购买。如此一来,想要形成持续性发展的产业就无法保证。

再来是本地群众不能按时外出务工。凉山的人力资源有在价格上占有一定优势,外出务工收入又远大于在本地工作的收入,所以很多人会选择外出打工。但受疫情影响,各地的复工成本高,劳动需求量小,务工者外出受阻。笔者从A处了解到,该乡的贫困家庭(一般五人以上)如果有两到三个人去打工,那么这户家庭就能达到收入的最低线。今年情况,很难说准备外出务工的贫困户家庭能够过得了这个最低的收入标准线。

最后是影响控辍保学政策的实行。A对笔者提到,即使去年他们下了很大功夫把外出打工的贫困户子女“追”回来完成“补偿教育”,这其中有很多超学龄的贫困户子女,但相比读书,他们却更愿意外出打工。今年春节假期一结束,学校不正常开学的话,这部分贫困户子女就又会有去打工的想法。这一点是A认为的对今年控辍保学的工作挑战最大的地方。


此外,A还提到了两个正面影响。

一个是,疫情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城乡环境治理工作。疫情期间基层开展了严密的疫情防控工作,基层干部们通过村村通、喇叭广播、村民微信群等各种形式科普疫情知识。在此基础上,干部们入户宣传防控工作,把基本的疫情知识向贫困户宣传,这有助于激发贫困户对卫生问题的重视,更有助于推动相关的卫生工作。

另一个是,疫情促使了普及贫困户家庭网络的使用。A表示,该乡一些贫困户家庭平时没有激活和使用网络,但疫情期间因其子女需要使用网络远程上课,所以他们只能主动开通网络,对网络的需求增加。A提到,这段时间负责网络开通和修复的工人每天都在各个贫困户家里开网,哪一家要是想要开网或者修网,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人。从这点看来,疫情对于贫困地区网络的普及有一定推动。

从帮扶干部角度出发,A主要提到了几点影响,其大多和生活上的不便有关。

比如,一些来自凉山州以外的扶贫干部,在春节假期结束回来后需要隔离十四天,但实际在扶贫地不能完全做到,仅留几天的过渡期就需要马上开展工作,无法预测这是否带有一些隐患。还有,疫情期间,扶贫干部返回工作岗位之后,他们的生活物资补给成了大问题。但随后A表示,四月以后,食物保障方面已经在逐渐转好。


总得来讲,受疫情的影响凉山州今年的脱贫任务确实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此后的工作方向应该把疫情这个特殊性作为考虑相关工作开展的基础,进而能够在年底达成相关目标。

2019级边疆社会学硕士研究生 杨柳喜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