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统计

  • 总访问量:人次
  • 当前在线:人次
  • 今日访问量:人次
  • 日均访问量:人次
  • 当前访问IP:
新闻快讯

女性主义中的身体叙事——吴敏老师做客“华西边疆沙龙”

publish time:2020-12-07 14:10| view by:534 | publisher:root

2020125日上午,四川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吴敏老师应邀做客第32期“华西边疆沙龙”,以“女性主义中的身体叙事”为题,在四川大学望江校区文科楼200会议室与参与师生分享她新近的女性主义研究。沙龙由西部边疆中心杜芳助理研究员主持,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马缨研究员进行评议。来自四川大学西部边疆中心、公共管理学院、文学与新闻学院的二十余位师生参与了此次沙龙。

首先,吴敏老师对主体存在的存在论进行了阐释。她以张爱玲对小说《色戒》中易先生和王佳芝关系的评价作为引入,来说明同样通过身体抵达对方,男人的爱情和女人的爱情是有区别的。那么人为什么需要爱情呢?吴敏老师指出,爱情提供了一种存在者遭遇他者的场域和一种存在镜像,存在者置身其中并通过折射可以确证自己的在世存在。遭遇他者同时又是危险的。因为存在者遭遇到的可能并非另一个主体,而是一种规训,一套编码。向世界敞开本身就是冒险,敞开意味着消弭边界,在逐渐模糊的界限中,存在者时时刻刻面临主体性的危机。尽管遭遇他者具有危险性,但仍然是必要的。

其次,吴敏老师厘清了爱情的展现状况。她认为爱情是一种欲望,更是一种场域。在场域中主体产生对抗,并确证其自我之存在。在此种意义上,性本身是搭建场域的基本架构,身体是经验并完成这一架构的媒介。因此爱情作为一种场域时,身体是必要的。那么当爱情作为一种遭遇时,能够抛弃身体吗?吴敏老师以波伏娃《第二性》与精神分析理论作对比,并切入一些对古代中国文本的分析进行解答。她认为,如果抛弃身体就无法领会主体与他者的遭遇。绝对他者在与我们的遭遇中建构自身,该过程构筑于现实遭遇之中,由身体经由行为向我显现。

最后,吴敏老师谈论了食欲和性欲的区别。吴敏老师引用亨利·米勒名著《性的政治》中男人对女人的评价以及古代中国文人对性的看法说明这种不对等的两性关系。男性建构一种方式让女性自己去贬损自己的主体——将女性的身体和灵魂割裂开来,通过颂扬女性的身体、忽视女性的灵魂来告诉女性一个逻辑,在这个逻辑中,女性自己去完成她对其价值的贬损。在《色戒》中,易先生和王佳芝之间的猎人与猎物、征服者和被征服的关系就是淋漓尽致的体现。

在评议讨论环节中,马缨研究员首先对吴敏老师谈论的内容进行了梳理,指出吴敏老师的研究十分难得地将一个宏大的理论置于一个具体的事物之上,并且其中涉及的一些概念同社会学家布迪厄与哈贝马斯的理论有了呼应。吴敏老师的这些分享对自己的研究和生活都具有很大启发。随后,在场师生与吴敏老师就“当今网络中的女权主义现状”、“生态女性主义的研究切入”以及“情欲之于爱情的必要作用”等问题进行了互动交流。李静玮副研究员从二元论视角的普遍性和不可避免性、女性的男性气质、看待世界和寻找答案的方式等方面进行评议。本次沙龙在杜芳助理研究员的最后总结中落下帷幕。

 

主讲嘉宾吴敏老师

 

评议人马缨研究员

 

主持人杜芳助理研究员

 

讲座合影

撰稿:杨欢

图片:黄靓

分享到  
更多